【今日北马头条】 疫情下在家时间变多 未成年儿童性侵案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今日北马头条】 疫情下在家时间变多 未成年儿童性侵案增

    (北海25日讯)疫情期间,人们在家的时间多了,导致未成年儿童性侵案有增加现象;今年首9个月,威省妇女醒觉中心共接获54宗18岁以下儿童性侵案求助,同比去年增加10宗。



    该中心经理黄细娣受访时指出,去年1月至9月,该中心接获的未成年性侵案有44宗,去年全年则处理了53宗;但今年单单9个月就已接获54宗,显示未成年性侵案越来越严重,值得社会关注。

    “未成年性侵案增加,主要是因为疫情期间,行动管制,很多大人小孩在家的时间变多了,加上没有自己的生活,让加害者有机可趁。”

    她透露,90%的受害者都是认识加害者,当中30%涉及家庭成员。

    “据我们接获的求助,12岁以下受害者占36%,加害者多数是近亲或刚认识的人;13岁至17岁则占64%,加害者主要是男友。”

    黄细娣
    威省妇女醒觉中心,目前设址在威中诗布朗再也。

    她说,该中心成立至今12年,分别从2012年、2018年及2019年先后与诗布朗再也医院、甲抛峇底医院和大山脚医院,展开合作。只要医院一站式危机处理中心接获有关家暴或性侵案投报,就会转介个案给她们跟进辅导。

    “若涉及性侵及未成年性侵案,就需要院方采集脱氧核糖核酸(DNA),进一步化验,这是程序,方便案件跟进,同时也与警方合作,确保加害者面对法律治裁。”

    她指出,威省共有4家政府医院,目前已经与3家来自威北和威中的医院合作,希望明年能扩大到威南双溪峇甲医院,以便为有需要的家暴及性侵案受害者,提供支援辅导。

    中心有3社工

    黄细娣说,该中心共有3名社工,在接获未成年性侵案求助后,他们会向受害者父母了解,孩子所面对的问题,包括是否有遭受很严重的创伤。

    “若社工没办法与孩子进一步沟通,就会转介给游戏治疗师,进行引导治疗。这期间我们也会支援受害者父母,向他们解释整个程序,包括报案后会有的一系列程序。”

    她明白发生此不幸事件,无论父母或孩子都会显得彷徨无助,但生活还是要过,毕竟案件提控耗时,因此鼓励他们与警方保持联系,掌握案件进展。

    知情不报者 罪成罚款

    黄细娣指出,2017年性侵儿童法令第19条文,赋权当局惩罚知情不报者,即任何人在发现有未成年性侵案,都有义务举报,否则罪成会遭罚款对付。

    她分享早年处理的一宗个案,一名6或7岁的儿童遭托顾者(父母的友人)性侵,她接获投报后赶去医院会见受害者母亲,内心很震憾。

    “之后我就不断跟进,陪同受害者上庭,案件审理至少一年半,被告最终被判罪成坐牢。”

    今年首9月 接140家暴案

    黄细娣透露,今年1月至9月,该中心共接获140宗家暴案求助,这数据与去年不相上下,受害者年龄多数介于30至39岁。

    “而据警方数据,今年首8个月共发生4905宗家暴案,而案件的背后有更多未报案的家暴事件。”

    她说,疫情下近两年,她们都是透过线上或视频辅导个案;而接获的求助除了威省,也有10%是来自吉打,如居林、双溪大年等地。

    “家暴案件多,但求助者不多,许多受害者选择沉默以对,孰不知自己受害,是会害了下一代。”

    她说,身处家暴环境的孩子,会变得闷闷不乐、孤独、难以管教、不守纪律、暴力、欺负其他孩子。这类孩子会陷入家暴的恶性循环,长大之后把原生家庭的家暴带到婚姻,自己也会成为施暴者或受害者。

    “若要断绝这个恶性循环,夫妻双方须作出努力寻求解决。在问题不严重时,是可以挽回。”

    施暴者有迹可循

    涉及家暴案的施暴者,是否有迹可循?

    黄细娣分享,这可从对方的早期症状看出,如(1)交往期间是否有暴力倾向;(2)是否有控制欲,不给掺其他朋友;(3)原生家庭是否来自暴力家庭;(4)是否大男人/大女人主义,自作主张等。

    她强调,幸福美满的家庭,需要共同经营,一起分担责任,男女平权,有商有量,如此才能促进家庭和谐,给下一代立下好榜样,减轻家暴的恶性循环。

    她说,面对家暴要勇于求助,若闹上法庭,施暴者很难逃出法网,因为一般上受害者会在家暴之后到医院验伤,证据确凿。

    家暴形式多

    家暴形式有很多种,除了肢体暴力和性暴力,还有情绪暴力、财务暴力、社交暴力等。

    黄细娣说,情绪暴力有语言暴力和冷暴力等。语言暴力是用言语伤害对方,冷暴力则是冷落对方,零沟通,负面情绪是会影响一个人的精神健康。解决方案是要多沟通,再不然就要寻求婚姻辅导。

    “财务暴力,比如被另一半盗用身分借贷,或赚的钱全交给对方。解决方案是,每一个人都要有财务自主权,至少以后发生问题时,不会陷入彷徨无助。”

    她续说,社交暴力则是控制对方的行踪,限制行动。解决方案是即使结婚了,也要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但不鼓励不健康社交。

    她透露,处理家暴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少受害者走不出来,是因为(1)缺乏社交或家庭的支援;(2)与家人疏于联络,孤立无援;(3)受到文化冲击,宗教不提倡离婚、(4)害怕,怪罪自己、(5)自信心低,因与社会脱节太久;(5)期待伴侣能改变,但这不是她能控制;(6)为了孩子,孩子还小,要给孩子完整的家。

    盼威北威南也设址

    威省妇女醒觉中心,目前设址在威中诗布朗再也。黄细娣希望有朝一日该中心,也会设在威北及威南区。

    她说,该中心是在槟州政府及槟城妇女醒觉中心(WCC)合作下设立,以便为威省一带面对家暴、性虐待及婚姻问题的民众,提供辅导服务。

    配合10月和11月槟州橙色运动,威省妇女醒觉中心与双溪槟榔妇女及家庭发展委员会,日前举办“远离暴力,让爱发光”线上分享会。

    “为了提高公众觉醒,我们有在线上举办公益讲座分享,疫情之前也有进入校园举办教育觉醒活动等,以加强学子们的安全意识。”

    她透露,妇女醒觉中心在槟州共有16名人员,分别槟岛12个、威省4个。

    “我们会为社工提供培训,但要聘请一名社工不容易,除了要有热忱,心理建设也要健康,当然最好也能留下服务至少5年。”

    威省妇女醒觉中心欢迎民众捐款,可浏览网址(www.wccpenang.org)或面子书。

    该中心欢迎民众捐款,可浏览网址(https://www.wccpenang.org)或面子书。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