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计划◢ 德游客被请下飞机 滞留土国机场 交怡Travel Bubble变Travel Trouble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复苏计划◢ 德游客被请下飞机 滞留土国机场 交怡Travel Bubble变Travel Trouble

    (浮罗交怡18日讯)疑各部门缺乏沟通,要到浮罗交怡“泡泡旅游”的德国游客受困土耳其伊斯坦堡机场,而浮罗交怡的旅游代理寻找多个部门都未能解决,“Travel Bubble” 变成 “Travel Trouble”,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根据社交媒体流传的音频和业者在面子书上更新的资料,该名业者在昨日凌晨12时许,在面子书上发文指出,非常期待等待第一个国际游客到来,并期望一切顺顺利利。

    然而,根据音频,她在昨日清晨接到该德国游客通知,后者指出他从德国法兰克福转机到土耳其伊斯坦堡机场时,却在已登上机场准备转机到马来西亚时,被指无法出示MyTravelPass而被令下机。

    她说,根据政府的宣佈,浮罗交怡旅游泡泡的国际游客,已不需该文件,但航空公司指出并不知道已不需要MyTravelPass文件。

    接到顾客求助后,她也找了多方,包括浮罗交怡发展机构(LADA)、马来西亚旅游及文化部(MOTAC)、吉打州旅游及文化部、位于伊斯坦堡的Tourism Malaysia、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的助理、移民局等等,但都求助无门。

    在音频中,业者指出,顾客只表达航空公司只是需要文件证明真的不需要MyTravelPass,但她寻找的多方面,除了叫她找其他部门,几乎没办法解决。

    业者昨日傍晚7时17分,在面子书更新还无法解决;昨晚近10时在更新“恭喜旅游及文化部的客人,从早到晚都没有解决方案。现在我已无法确定,是“Travel Bubble”还是“Travel Troube”。

    在今早,满心无奈的业者在面子书发文“所有一切,都错在本公司太早接受国际游客到来。”,而截至下午3时,其在留言中指出,顾客还被困伊斯坦堡。

    今日下午5时21分,业者发帖“我很少要大喊,但我也是人,也有忍耐极限。”,而留言中指出,她对于整个风波一直被各部门推来推去,感到身心俱累。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