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迹保育分子 “槟城土地公”陈耀威患癌病逝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古迹保育分子 “槟城土地公”陈耀威患癌病逝

    (槟城28日讯)为古迹保育分子的陈耀威,因癌症复发,於今日中午不幸病逝,享年61岁。



    陈耀威,是华族文史建筑修复领域掷地有声的名字。

    陈耀威,是华族文史建筑修复领域掷地有声的名字。

    他出身建筑系,曾参与槟城韩江家庙丶鲁班古庙丶福德正神庙等修复工作。

    陈耀威生前是维护本地传统古迹的权威之一,他是古迹保存工作者,也是古迹修复的建筑师,更被称为“槟城土地公”。

    根据报导,其足迹踏遍槟城和大马各州大街小巷丶古迹区及坟场,一直守护文化守护乡土,也守护岌岌可危的老建筑。

    陈耀威的好友杜忠全今午接受本报电访时,证实陈耀威的死讯。

    他说,耀威於2019年到中国厦门修读有关建筑的博士学位,但后来不幸被诊断出患癌。

    “耀威於2020年年中,从中国返回家乡槟城,进行治疗对抗病魔。”

    他说,耀威返槟后就医进行化疗,且在完成化疗疗程後,身体情况已逐渐好转。

    他说,耀威2周前才到马六甲,参加友人兼文史工作者赖碧清的新书发布会,当时耀威精神状况良好。

    “不料耀威从马六甲返槟後,因癌病复发,病情急转直下。”

    陈耀威生前是维护本地传统古迹的权威之一,也是古迹修复的建筑师。

    杜忠全与陈耀威是相识40多年的老朋友,杜忠全也在面子书发帖悼念好友。

    他写道:悼“永远的乔治市土地公”陈耀威。爱城爱乡爱土地,修屋修庙修人心。精神千古。

    陈耀威离世消息在社交媒体传开后,其好友纷纷在面子书留言表达不舍和难过之情。

    其中一名友人指他上周返槟时,他才联系耀威,因对方之前致电给他,称要访问其母亲谈谈大路後的历史。

    “我当时通知他我回来了,随时欢迎他来找我母亲。他说好。没有想到他就这样走了。”

    抱病在身仍去拍墓碑

    “只要身体状况许可,耀威就会背着相机,出外拍墓碑拍古迹建筑,继续进行维护古迹的工作。”

    杜忠全指出,早前耀威完成化疗后,身体情况慢慢好转,且精神良好。

    他说,在那段期间,耀威会到峇都眼东坟场拍墓碑。尽管抱病在身,但耀威不曾停止田野调查。

    陈耀威曾接受《普门》杂志访问,畅谈建筑与古迹。

    根据最新一期的《普门》,陈耀威接受该杂志访问。该报导的标题是《陈耀威:老建筑的医者》。

    访谈内容提及,他的随身包包里,总带着一台相机和量尺,进行田野调查。

    “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隐藏在闹市或乡野的老建筑,并用相机或手绘记录老建筑的风格丶构造和材料等。”

    该报导指陈耀威只需通过建筑外观,就能轻易推断老建筑的身世丶建筑的籍贯风格及年份等。

    守护老建筑24年

    综合报导及资料,陈耀威从事文化资产保存工作,已长达24年。

    陈耀威於1960年7月在槟城出生,他在台湾成大建筑系念书。

    陈耀威的友人难舍他突然离去,纷纷在面子书发帖悼念,希望他一路走好。

    他也是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成员丶大马文化遗产局注册文化遗产保存师丶兼任华侨大学建筑学院老师,同时也有自己的文史建筑研究室,从事文化建筑设计,与华人文史有关的研究工作。

    陈耀威也曾活跃多个推动古迹保存运动的非政府组织,包括北马建筑师公会古迹常务委员会丶乔治市文化遗产行动小组丶槟城爱护古迹小组等。

    由他主持修复工程的老建筑,包括槟城潮州会馆韩江家庙丶潮州会馆办公楼丶本头公巷福德正神庙等。

    为槟城文史工作者的陈耀威,也有多本着作。包括《槟城店屋,元素与材料指南》丶《槟城龙山堂邱公司历史与建筑》等。

    ↓↓其他新闻↓↓
    北馬縱貫線.樸素才是它的本色-老街屋其實不好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