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梁仪雅:民政党还剩多少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辣死你吗】 梁仪雅:民政党还剩多少路?

    槟城高级记者梁仪雅

    民政党资深领袖邓章耀及新生代领袖卢界燊,一前一后退党,为槟州政坛掀起小涟漪,对民政党内部更是抛下炸弹。



    邓章耀曾担任民政党总秘书,更是槟州主席兼槟国阵主席,也是槟州国阵首长的候选人,所以邓氏在党外有一定的分量,而在党内更是重量级人马。即便民政党如今在政坛的力量已经日渐式微,但是邓章耀的退党多少还是会对民政党起一定冲击。

    而卢界燊则是由邓章耀栽培和提拔,因此党内外都被视为邓章耀的徒弟。由于邓章耀与卢界燊的这一层关系,卢氏的退党举止,难免会引人指是两师徒“一唱一和”来伤害民政党。

    卢界燊炮打司令台也非一朝一夕。在民政党决定上阵丹绒比艾补选时,卢氏接二连三在其面子书上,直指该党主席的错误,卢氏也因此而遭到冻结党籍。

    在邓章耀与卢界燊退党前,外界包括政治评论员不时都有分析和评论民政党的方向。只是,不知民政党领导层可有接纳或参考?

    国州议席都没有民政党,当初破釜沉舟退出国阵,是不是一个错误?据说退出国阵的决定,并没经过特别大会,而是由领导层决定。比较纳闷的是,不见民政党党员对领导层的此决定发难,抑或党员都接受了这个决定?包括之后领袖做出的所有决定?

    面对党基层的嘈杂声,领导层总爱以“领袖可来可去”来劝导。但是领导层可有深思“错误的领袖在位一天,就是对党伤害多一天”?民政党今日是否处于这样的局面?只有党员才知道。

    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有一句名言,“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跋扈,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退党,不见得是不爱了;反之,留下的不见得还有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