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水淹到怕 拉横幅请愿 双溪六甲菜农:请槟政府 救救我们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淹水淹到怕 拉横幅请愿 双溪六甲菜农:请槟政府 救救我们

    (北海30日讯)“请槟州政府救救我们,逢雨必淹,农物浸死。”



    威中双溪六甲菜园区逢雨成灾,过去两个月突发水患至少10次,导致40户菜农的收成骤减70%至80%,求助无门,今天在槟州马华陪同下,拉起横幅和平请愿,希望获得槟州政府关注,对症下药,解决当地的“顽疾”。

    摄影:陈锋全

    10多名菜农在槟州马华陪同下,拉起“请槟州政府救救我们,逢雨必淹,农物浸死”横幅,和平请愿。左7起为杨征家丶陈德钦。
    威中双溪六甲菜园区逢雨成灾,过去两个月突发水患至少10次,菜农无语问苍天。(档案照)

    马华槟州主席拿督陈德钦在记者会说,若一户菜农平均每次淹水损失3000令吉,40户菜农等于每次水灾就损失高达12万令吉,这笔亏损是十分庞大的数字,州政府必须正视。

    他说,马华将在请愿行动后,收集完整资料提呈给槟州首长办公室。

    他同时也建议菜农成立行动委员会,马华将派以槟州秘书杨征家丶峇东埔区会委员林明福和区团团长马浚杰为首的队伍,与菜农们互相协调,共商对策。

    他指出,这些菜农已多次向当地国州议员投诉,也曾哀求槟首长曹观友协助解决该区30多年的水患问题,无奈州政府却漠不关心。

    双溪六甲共有40户菜农,每户菜园占地2至7英亩。
    每次淹水,菜籽除了在水患中被冲掉,农药和肥料也被冲走,令菜农心血毁于一旦。

    “如今农药和肥料样样涨价,涨约20%,但菜园区一再逢雨成灾,导致菜农心血毁于一旦,面临更巨大亏损。”

    他也说,每次淹水,菜籽除了在水患中被冲掉,农药也被冲走,使到农地的野草野菜茁壮成长,吸取农地里的养份。因此,菜农每次淹水后,都必须动手将长出的野草野菜给拔掉,增加农活的辛苦。

    据他向菜农了解,水患导因是水利灌溉局员工每次没有及时开闸排水,才导致菜园突发水患。

    “尽管州政府已知道问题所在,却一直没有采取行动去解决,菜农求助无门之余,只能无语问苍天。”

    蔬菜供应足 菜价料回稳

    马华槟州秘书杨征家指出,最近菜价大涨,若双溪六甲菜园区蔬菜供应,可以协助缓和市场需求,相信菜价将获得平衡。

    他说,以州主席为首的槟马华,曾于上周实地考察,发现当天菜园积水情况,比周二(30日)的更严重。

    “主要原因是当地排水系统差,水利灌溉局员工没有在适当时间,打开水闸门,把过多的雨水排出去。”

    他希望州政府和当地国州议员,尽快采取行动协助这些可怜的农民。

    向槟州政府 申请2抽水机

    菜农们向州政府申请至少两台抽水机,以便在海水涨潮无法开启水闸门时,能让抽水机把过多的雨水排出大海,避免菜园区因河水倒灌而频密淹水。

    求助无门的菜农,把横幅挂在菜园路旁的篱笆处,希望获槟政府关注,对症下药,解决他们的困境。右为李庆华。

    菜农李庆华指出,除了水利灌溉局员工没及时开闸排水,村内排水沟堵塞没清理,也加剧水患问题的发生。

    “排水沟旁因有人建屋砍树,使到原本10多尺阔的排水沟,因为堵塞而变窄小,只剩几尺宽,以致下大雨时,排水缓慢而倒灌菜园区。”

    他说,已向国州议员投诉多次,但问题始终无法解决,令菜农损失惨重。

    每次淹水 收成大骤减

    菜农朱明福指出,每次淹水,收成大骤减,从50公斤减剩10多公斤,足足减了70%至80%,令菜农血本无归。

    他也说,菜农平均一个月施肥两次,淹水后,农药和肥料被冲走,需再翻土施肥两三次,才能收成,增加农民的工作量与艰辛。

    朱明福(右起)向陈德钦指出菜园区过去的淹水情况。

    “还有,突如其来的水患,也会使到泵水机器、翻土机等浸水。”

    他强调,每次淹水,菜农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希望州政府能打救他们,解决他们的困境。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