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酗酒责骂女儿 单亲妈妈戒酒 盼女儿回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曾因酗酒责骂女儿 单亲妈妈戒酒 盼女儿回家

    (大山脚19日讯)“女儿,妈妈已经戒酒重新做人了,希望妳原谅及给妈妈一个机会,回来见妈妈一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来自槟岛峇都兰樟的单亲妈妈曾锦莪(51岁)今日在国民团结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王松富、鲁乃彩虹托老中心院长温伟祥和副院长蒋翠霞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寻找已失联近3年,患有精神病的女儿洪慧欣(27岁)。

    (拍摄:陈明坚)

    她也泪洒记者会,希望女儿尽快回家。

    “她是我是怀胎十月剩下的孩子。虽然孩子从小没有父亲,但我每天打两份工把孩子养大,非常疼爱女儿。”

    曾锦莪(中)因想念女儿,泪洒记者会。
    曾锦莪展示过去与女儿的亲密合照。

    曾锦莪说,女儿于2019年7月,在峇都兰樟夜市认识一名60多岁的警卫团男子,并认对方为“干爹”。

    “我也曾在夜市见过该男子几次,但并不认识对方。当初,也是对方主动与女儿讲话。”

    她说,当时还在打两份工,包括晚上倒酒的她,在同年8月尾凌晨放工后,发现女儿不在房里。她后来获悉女儿被“干爹”带去槟城一间教会,也是她早前曾带女儿去过的教会。

    曾锦莪(右2)在温伟祥(左起),王松富,蒋翠霞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找女儿。
    曾锦莪与女儿的合照。

    “但我找上门时,他们却对我不友善,包括不让我与女儿见面,还叫我这个做母亲的要反省。”

    她说,她也发现,有房间钥匙的女儿,会趁她外出工作时偷偷回家,所以她都会写字条,表达对女儿的关爱,并希望女儿原谅她,要女儿回家。

    “在8月份时,我通过手机讯息联络女儿,她还有回应,指自己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但我联络上女儿时,女儿身边仿佛有人控制着,不让我们母女讲话。”

    母亲酗酒 女儿精神病

    曾锦莪说,她与丈夫于2000年离婚后,一直独力打两份工抚养女儿。相信是压力问题,她因此酗酒曾性,女儿则在中学开始患上精神疾病。

    她说,女儿在2011年16岁就曾进过槟城精神病院,2016年时病情加剧,医生诊断患上忧郁症和精神分裂症。

    “我因为生活压力,又要独立抚养孩子,从20年前开始酗酒,严重的时候一天要喝八九罐酒。”

    她说,过去喝酒时,会大声责备女儿,但从没打过女儿。

    “女儿做事情比较懒散,我要打两份工已经很累,所以喝酒时会大声责备她,要她做事自动自发。”

    她说,从2019年9月开始,她完全与女儿失联,甚至完全打不进电话。

    她指,最后一次去教会要见女儿,是在去年12月,但始终没见到女儿,她也不清楚女儿是不是还在教会,或已在其他地方。

    “我曾在去年尾向一名议员助理求助,最后也没有消息。”

    为女儿两度戒酒

    曾锦莪说,她曾于2016年为了女儿戒酒,但后来因找不到女儿恢复酗酒,直到2021年尾被安排在鲁迅彩虹托老中心当义工后,才又再次戒酒。

    “女儿曾对我说过,不喜欢看到我喝酒。我现在戒酒了,希望女儿回来见我一面。”

    她也说,持有残疾人士卡的女儿,精神状态不稳定时,曾试过自杀,也有自残倾向,甚至偶尔会对她拳打脚踢。

    “由于我不想看到女儿在精神病院住太久,在2019年5月情况好转后,就把女儿接回家。不料对方认识了‘干爹’后,就慢慢远离她。”

    她说女儿其实很乖巧,但脾气倔强固执,她在痛心下,一直喝酒麻醉自己。

    王松富说,他将到事主提到的教会了解情况,并协调处理此事,让母女团圆。

    ↓↓相关新闻↓↓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