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商界:应逐步调高最低薪金 激烈调高不利企业营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槟商界:应逐步调高最低薪金 激烈调高不利企业营运

    (大山脚20日讯)最低薪金,应该以循序渐进方式来调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随著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宣布,今年5月1日起针对企业和官联公司实行1500令吉最低薪金制;槟州厂商公会、酒店业者公会、家具同业商会及塑料厂商均认为,政府应分阶段,逐步从目前的最低薪金制1200令吉调高到1500令吉。

    拍摄:罗健杰

    商会认为,循序渐进调高最低薪金,依然能帮助民众面对生活成本上升的问题,图为威省民众,週末到商场消费。

    各商会皆认为,当下疫情经济复甦之初,不宜过度“激烈”调高,企业将面对大挑战,恐怕对企业整体营运成本和竞争力带来不利影响。

    我国上一回调高最低薪金,是在提呈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并在2020年2月1日生效,当时的调整幅度为100令吉,即从1100令吉调高至1200令吉。

    大马厂商公会(FMM)槟州分会主席拿督李忠利今日接受《中国报》记者访问时说,对于政府调高最低薪金制,该会较倾向于採用循序渐进方式来实现最低薪金调高至1500令吉。

    “可以立即增加100令吉,然后在明年或明年初,逐步增加至1500令吉。”

    他说,疫情下的商业环境仍然脆弱,而且须意识到制造业厂商任何成本上的增加,都会对经济带来螺旋式乘数影响(spiralling multiplier impact),并使商业和经济复苏脱轨。

    李忠利。

    “我们强烈认为,透过渐进式提高最低薪资的方法,还是可以帮助民众面对因疫情及供应链受干扰,进而引发生活成本上升的问题。”

    他指出,僱主向来都认为,最低薪金的设定必须与生产力的提高相称,若薪金成本上激烈调高,可能会对企业整体的成本和竞争力产生不利影响。

    在科技4.0倡导下,制造领域许多企业都会走向机械化,但依然要员工人力支持操作。(本报档案照)

    李忠利稍晚时向本报转发大马厂商公会(FMM)的文告指出,该会认为,有关一次性调高的决策未考量当前商业情况,该会对此深表失望,从现有1200令吉增加至1500令吉是25%的增幅,将对整体工资成本产生连锁反应,并对业务成本产生螺旋式影响,破坏业务和经济复苏。

    “根据该会与大马经济研究院(FMM-MIER)于1月5日至2月10日展开的商业状况民调,多数受访者认为可接受100令吉的增幅,因此大马厂商公会已向政府提议採逐步调整最低薪金,在今年第三季度调高100令吉,随后在2023年和2024年逐步调高至1500令吉。”

    供应链运输续受影响

    文告指出,民调显示,各种因素造成营运成本不断上升,将影响业务复苏和永续经营,其中包括:

    (1)疫情及Omicron变种病毒持续肆虐继续影响全球供应链与运输链接。

    (2)原料价格飙涨包括海运费上涨,这是自去年7月开始就对行业产生影响,并且因全球集装箱短缺而持续。

    (3)商品价格、能源价格与劳工供应短缺造成的成本压力。

    (4)所宣布今年2月至6月的电费附加费导致更高的用电成本,导致低电压用户的中小型企业面临电费上涨13.7%至15.8%,而中、高电压用户的企业则面临电费上涨18.4%。

    工厂操作员,正在生产部前线上作业。(档案照)

    外汇流出将增加

    大马厂商公会文告声明,虽然佔我国97.4%中小型企业中的78.6%微型企业可免于最低薪金的调高,但员工人数200人以内的中、小企业却不能倖免,如此大幅度调高将影响复苏。

    “虽然大马厂商公会的会员之中,只有少于2%的会员,豁免于最低薪金调高措施,但大多数的会员都会受影响,在外籍劳工也将受惠之下,以我国160万名合法劳工的人数计算,这将使我国每年额外有将近20亿令吉的外汇流出,并将在最低薪金调高至1500令吉时,达到每年60亿令吉外汇流出。”

    文告也呼吁政府,重新考量有关措施,该会强烈认为,唯有逐步调高最低薪金才能解决疫情产生的不良影响,包括供应中断使生活成本增加的问题。

    拉兹古玛。

    分阶段实行

    大马酒店业者公会槟州分会主席拉兹古玛说,一次性增加300令吉过于“剧烈”,政府应分阶段实行,比如宣布3年内要逐步达到1500令吉的目标,让业者有时间做准备。

    疫情爆发前,槟州举办多项职业展,吸引许多民众前往觅职。(本报档案照)

    “目前依然是疫情时期,各行业包括酒店业还在复甦中,这项政策调整无疑将加剧业者面对的挑战,营运成本方面面对增加。”

    他提到,在聘请人手时,业者已面对许多挑战,即便给足福利,依然难以聘获本地人,聘用外劳时却要承担高成本,包括外劳人头税等。

    他说,除了基本薪金,业者还需付交通费、伙食费、超时工作津贴等,这些都是营运成本,儘管如此,该会还需研究更多最低薪金政策的详情。

    槟威各商业领域一致认为,应循序渐进提高最低薪金,一口气提高薪金过于“激烈”,恐怕对企业营运成本及竞争力带来不利影响。

    不宜仓促实行

    马来西亚塑胶厂商公会北马分会会长洪诗铭说,该会以为政府是会像数年前那样,採用循序渐进方式调高最低薪金,然而如今却是一次过调高20%,幅度太高,也显得仓促,业者将面对成本上的影响。

    “政府虽有提供许多奖掖措施,然而业界依然面对员工人手不足,外劳无法进入我国市场已有2、3年,此时调高薪金是很大的变动,将加剧当前商业环境挑战。”

    洪诗铭。
    马光耀。

    槟州家具同业商会会长马光耀认为,政府应该透过2次调整提高至1500令吉。

    “疫情已影响家具业,船运费依然高企,营运成本高,这项政策为业者带来很大的挑战。”

    ↓↓相关新闻↓↓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