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医生坠楼亡◢ 实习医生被欺负不敢说 诺丽拉:怕失去工作机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习医生坠楼亡◢ 实习医生被欺负不敢说 诺丽拉:怕失去工作机会

    (槟城8日讯)槟州卫生委员会诺丽拉指出,很多年轻的实习医生面对超时工作丶遭受虐待及被欺负,也不敢说出,因这将记录在他们的个人档案,可能失去在卫生部工作的机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根据卫生部指南,实习医生每周工作时间是不能超过70小时。”

    她说,这些实习医生,必须忍耐所有扔给他们的任务。一些实习医生一个月都没有休息,到底要成为一名医生是有多难?

    诺丽拉

    她今日在媒体群组说,大马需要的是像澳洲和邻国新加坡般的“医疗保险”系统,确保穷人不会被剥夺优质的医疗保健。

    “在澳洲的公立医院,医生必须在2周内工作85小时或每周工作42.5小时。初级医生每周最长工作时间是50至55小时。法律也规定最少要有8小时休息,且有轮班制。”

    她也提出数项医疗系统面对的问题,包括缺乏医院丶缺乏资金丶缺乏管理技能,没有明确的职业前景等问题。

    “初级医生必须学会如何管理他们的压力。同时,医务人员应在高压力环境中管理初级人员。问题是,他们在工作和医学院,很少接受有关人力资源管理的正式或非正式培训。”

    诺丽拉说,根据卫生部指南,实习医生每週工作时间是不能超过70小时。

    她也说,医生很少关心晚辈们,是否有用餐时间。

    “此外,欺凌,被辱骂如白痴,笨蛋,拉扯领带,身体和精神虐待等都有发生。这些都是值得关注。”

    最大问题是缺乏医院

    诺丽拉说,在芙蓉市,依然只靠一所医院满足整个城镇的需求,而汝来本身就需要一所医院,或至少在巴当本那(Batang Benar)建立一所医院,以应付郊区一带的需求及复盖范围。

    “我们现在面对的既不是医生供过于求,也不是人们的需求不足,而是缺乏医院来容纳两者。”

    她也认为,我国医疗系统,也需要明确的职业前景与晋升。在所有政府服务人员中,她仍无法理解为什麽政府选择强迫医生签合同。

    她认为,这些医疗系统都必须进一步获得改善,否则人才将继续流失,有时,有人会结束自己职业生涯,更糟的是结束生命。

    “在我们看到精疲力竭的医生之前,我们需要退后一步,看看医疗保健系统的状况和环境。”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