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梁仪雅:凯里和诺丽拉要中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辣死你吗】 梁仪雅:凯里和诺丽拉要中立

    槟城高级记者梁仪雅

    一名实习医生坠楼桉引起了“医生霸凌实习医生”的千层浪。



    最近一名年轻实习医生坠楼死亡,虽然警方调查报告及解剖结果还没出炉,但是市面上、网络上已经一面倒的认定,该名实习医生是因为霸凌而坠楼。

    朝野政党也陆陆续续发文告,不少都是把矛头指向医生工作量超负荷、实习医生被霸凌、一些也要求卫生部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而处理槟州卫生问题的行政议员诺丽拉,特透露会与槟州卫生局开会议,正式提出有关槟中央医院实习医生课题。卫生部长凯里也宣布,会成立独立小组调查上述事故,包括有关霸凌的指控。

    无论传统媒体或社交媒体,都充斥着实习医生的“哭诉”,只有数个已经上岸医生发表霸凌实习医生的看法,而已经“过关”的医生比如涂仲仪,如今回头看当年的实习时的经历,都认为那是一种磨练。

    有一位曾经在槟城中央医院实习,之后更成为专科医生的友人跟我说,如果一个人心理上不健康,他们也不适合成为医生来照顾病人。他更直言,如今的实习医生素质有待加强,很多时候医生还需要重新教育低素质的实习医生,这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

    其实,这场风波继续下去,不晓得会形成医生与实习医生对峙的局面吗?医生往后会不会因为担心打破了实习医生的玻璃心,而减少给他们学习的机会?这样下去,损失的不是实习医生,而是普罗大众。不够实际经验的实习医生若成为医生,如何应付病人,尤其是到中央医院求医的民众?

    因此,在这场风波,希望凯里与诺丽拉都不会为了符合“风向”而倾向其中一方。如果霸凌的确存在,而实习医生素质确实不好,那麽这场风波问题症结就不仅在于霸凌而已咯!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