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诱骗”到泰国工作 2猪仔想回家 “赎身金”约5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朋友“诱骗”到泰国工作 2猪仔想回家 “赎身金”约5万

    (槟城11日讯)被朋友“诱骗”到泰国工作,结果是被卖到金三角一带,两名“猪仔”想回家,不过“赎身金”至少人民币7万5000(约5万令吉)。



    两名住在双溪峇甲百合花园的20岁青年,去年通过1名友人介绍到泰国工作,最后发现自己被载到疑是金三角的地方,如今要回国却需要缴付5万令吉,两名父母无助之下向槟州马华求助。

    其中一名“猪仔”的母亲透露,儿子在去年7月6日告知要去泰国工作,隔天就被一位陌生人匆忙载走,她都来不及拍下车牌。

    摄影:梁仪雅

    “到了泰国后,儿子失联1个星期,我问那位介绍工作朋友的母亲,对方说这是正常的,集团会没收手机一个星期。”

    她今日连同另一名猪仔母亲兰噶玛,在马华槟州公共服务局主任黄德亮及副主任吴荣炎陪同下,在记者会上,这么说。

    她透露,之后儿子偷偷通过IG和她联系,才知道儿子先到泰国,之后一直换酒店,最后被载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而且老板也从一名大马人换成中国老板。

    根据傅赛蓉儿子传的定位,目前他人处在泰北清盛(Chiang Saen),怀疑是金三角一带。

    “从我儿子传给我们的定位,他们所在处是泰北清盛(Chiang Saen)的地方,怀疑是金三角一带。”

    她说,儿子在约两个月前,向他们表示要回家,集团那时表示必须付逾3万令吉加1万8000的偷渡费用,总共是约5万令吉。

    “最近集团却改口指,必须付人民币7万5000才能放我的儿子,而且也只是把我儿子放出来,不包括送回国。”

    她说,她是家庭主妇,丈夫又是散工,而兰噶玛只是鸡饭档帮手,没办法有5万令吉。

    没护照可出境,怀疑偷渡

    其中一名猪仔的母亲透露,她儿子没办过护照,当她问儿子如何出国工作时,儿子表示公司会帮他们处理出国文件。

    她透露,儿子目前没被虐待,不过每天必须工作16到20小时,每天睡不够4个小时,生病也只是给葯不会去看医生,而且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

    猪仔母亲透露,集团要人民币7万5000(约5万令吉)才放走儿子。

    “虽然儿子现在被允许与我们联络,但是关于工作内容就不可以透露,我怀疑儿子是在赌场上班。”

    她也说,她曾看过儿子社交媒体朋友圈上,也放到国外工作高薪的广告,不过该讯息之后删除了。

    她说,每个猪仔赎身价不一样,集团以业绩来决定“身价”,如果业绩好身价就低。

    马华将通过政府管道带“猪仔”回家

    马华槟州公共服务局主任黄德亮指出,马华尽量通过政府管道,把“猪仔”带回家。

    他说,马华会通过相关部门,包括寻求警方及国际警察的援助,来解决卖“猪仔”的问题。

    槟州马华会不以筹款方式,将猪仔带回马来西亚。左起吴荣炎、猪仔母亲、黄德亮及兰噶玛。

    “我们尽量不以筹款方式来救出‘猪仔’,以免造成只为某人筹款的印象。”

    他促请民众要警惕待遇太好的招聘广告,比如没要求经验却高薪、没提供公积金或社险的工作。

    “求职欺骗案的广告一般上有固定的形式,尤其是开出非常高的薪水来诱惑青年。”

    金三角背景

    金三角位于东南亚地区缅甸、寮国、泰国的交界一块三不管地带,泰国政府在这三国交界点竖立一座刻有“金三角”字样的牌坊,故这一带被称为“金三角”。

    因这一地区长期盛产罂粟等毒品、是世界上主要的毒品产地,而使“金三角”闻名于世。“金三角”的范围大致包括缅甸北部的掸邦、克钦邦、泰国的清莱府、清迈府北部及老挝的琅南塔省、丰沙里、乌多姆塞省,及琅勃拉邦省西部,共有大小村镇3000多个。

    金三角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洛因类毒品产地,罂粟种植面积在100万亩以上,年产罂粟2650吨至2800吨,年产海洛因约200吨左右。

    长期以来,金三角一直活动着多股反政府武装和其他毒品武装,故又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例如坤沙、罗星汉、彭家声等。这些毒枭为了生产和贩卖毒品,组织了一批装备精良的地方武装,公开和缅甸、泰国等中央政府抗衡。

    直到2005年,“金三角”有关各方才宣布停止罂粟种植,大规模转型生产米、蔬菜和甘蔗。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