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不是亲儿胜似亲儿 庄国兴大爱养育孩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今日北马头条】 不是亲儿胜似亲儿 庄国兴大爱养育孩子

    (亚罗士打14日讯)日前因并发症而离世的谦谦家园院长庄国兴,过去13年来都在奉献大爱精神,将家庭有问题的孩子养育成人,虽一生中未有亲儿,但获其照顾的孩子不胜其数,是孩子们眼中伟大的父亲。



    庄国兴於本月12日因并发症离世,得年42岁,其遗体停柩笼呀路福建会馆卫生所, 并於今日出殡。

    他与友人於13年前创办励智关爱之家,收养孤儿及家庭面临问题的孩子,虽在2013年4月,其搭档突消声匿迹,让关爱之家面临关闭和经济窘境,但幸获得一些热心人士出钱出力,新届理事会时隔半年后重新出发,关爱之家易名为谦谦家园。

    (摄影:洪卉嫔)

    这11年来获得其照顾的孩子,前来送他最後一程,并在丧礼上唱《父亲》歌曲,表达他们对庄国兴的感恩及不舍。

    虽然这些孩子们不是庄国兴的亲生孩子,但是有者已将他当成父亲,称呼他为“爸爸”,养育之恩永怀於心。

    庄国兴姐姐庄雅妮受访时说,弟弟从28岁起因肾衰竭需长期洗肾,接着母亲曾捐赠一颗肾脏给弟弟,度过一段时间健康的日子,没想到7年前移植的肾脏也面临衰竭的现象,弟弟因此需再开始洗肾的生活。

    庄国兴
    庄国兴(右2)与孩子们欢庆农历新年。

    她说,当时需要重新洗肾,不能进行太过操劳及忙碌的工作,原是销售员的弟弟辞掉工作,与合夥人一起成立励智关爱之家。

    她说, 弟弟於2013年年尾搬入浮罗交怡,照料患病母亲,谦谦家园则由以往负责打扫及煮饭的义工协助,再由弟弟远程技术援助。

    谦谦家园的孩子们欢庆中秋节,也为家园其中1名孩子庆祝生日。
    孩子们在灵前献唱《父亲》,声音里还透露出哽咽。

    生前交待家人照料侄儿

    询及庄国兴生前有否未了的心愿,庄雅妮指出,另一名弟弟的孩子从小是由庄国兴照顾,若说有何未了的心愿,那就是放不下这名侄儿。

    她说,庄国兴有交代家人,要好好照顾这名侄儿。

    她透露,弟弟庄国兴经营谦谦家园这些年来,并未缺乏物资上的援助,难的是24小时给予孩子们的关怀及照顾,将谦谦家园当成自己的家。

    家属在盖棺前,瞻仰庄国兴的遗容,左3为庄雅妮。

    另一方面,妹妹庄雅芳透露,哥哥於今年农历新年期间,身体就越来越虚弱没力。

    庄国兴於周六(14日)出殡,由於生前没有亲儿,因此引魂幡及香炉由谦谦家园的孩子代举。

    许安(右起)丶张若彤及柯俊恩在灵前拜祭庄国兴。

    用爱去改变孩子

    谦谦家园理事会财政张若彤受访指出,随着义工们逐渐年老,无法再继续照顾这班孩子,当时他们曾一度想要关闭谦谦家园,但最後还是因庄国兴的不舍,因此将谦谦家园搬入浮罗交怡。

    她说,加上浮罗交怡可获善信人士的援助, 谦谦家园也因此搬入浮罗交怡。

    她说,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谦谦家园面临筹款问题,当时也有想过是否要解散,但最後还是在庄国兴的不舍下,不了了之。

    “我们有想过是否要解散,不想让孩子和我们一起吃苦,但国兴说,有些孩子还很小,如果我们现在解散,担心孩子在没人照顾下,会走上歪路。”

    谦谦家园的孩子们前来送庄国兴最後一程。

    她说,她从9年前就在谦谦家园担任义工,庄国兴是她见过最伟大的人。

    她透露,几乎没有见过庄国兴对孩子发脾气或动手打他们,国兴每次都说,要用爱去改变孩子。

    部分孩子步出社会工作

    张若彤指出, 直至2021年11月,解散谦谦家园的事,再次由庄国兴提出。

    “当时,他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在寻不到接班人下,他想要提早安排好孩子的去向。”

    她说,当时家园内还剩下约13名孩子,一些已中五毕业,可出外工作。

    “我们询问几个中五毕业的孩子是否要留在浮罗交怡工作,有几个愿意留下,因此我们也为他们在当地寻获工作。”

    盖瑞(前排左起)丶凯文及杰米(後排)是第一批入住谦谦家园的孩童。

    她说,一些有父母的,他们让孩子们回归原生家庭,有者则送到亚罗士打的庇护中心。

    “有3个兄弟姐妹的父亲患有疾病,他们回到家庭后,还能照顾父亲。”

    她指出,庄国兴临终前,就妥善安排好孩子的後路。

    孩子的话…

    盖瑞(23岁)丶凯文(24岁)及杰米(22岁)
    我们是首批进入谦谦家园的孩子。
    在我们的印象中,庄国兴老师对我们很好,疼爱有加。虽然我们很顽皮,但是他不会打我们。
    他也很关心孩子们的心情,有时看的出孩子闷闷不乐,就会前来询问。
    虽然多年前,老师的合夥人不见人影了,但是家园面对的问题,他从不让我们知道,也不会把压力加注於我们。

    许安(13岁)
    我从未满周岁就已经入住谦谦家园,我叫庄国兴爸爸,是爸爸一手带大。
    虽然成长过程没有亲生父母陪伴,但庄国兴及孩子的陪伴,我的成长过程是幸福的。目前我是由干妈照顾。

    柯俊恩(19岁)
    我住在谦谦家园有大约7年,我称呼庄国兴为爸爸。
    他离世前的一周,由我送入医院并全程陪伴及照顾。
    我目前留在浮罗交怡工作,是爸爸为我找的工作。

    ↓↓更多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