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牧业饲料涨困扰近2年 王富生:未见回到疫前水平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畜牧业饲料涨困扰近2年 王富生:未见回到疫前水平

    (大山脚18日讯)因受疫情、全球通胀、农作物欠收短缺及运费影响,我国畜牧业自2020年7月以来持续面对饲料飙涨超过100%,主要原料玉米和黄豆最新价格分别达到每吨1900令吉和2900令吉左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槟州猪农公会主席王富生今日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饲料涨价的问题困扰猪农已近2年,至今还无法看到饲料价格回降到疫情前水平。

    王富生。

    “疫情前,玉米和黄豆价格,分别落在每吨800令吉和1600令吉左右;如今,最新价格显示分别每吨达到1900令吉和2900令吉,飙涨超过100%。”

    他说,玉米和黄豆的价格是根据国际行情,因受疫情影响产量减少欠收,许多生产国担心内需供不应求已减少出口,由于养猪饲料都是通过海运进入我国,船运费上涨也推高饲料价格。

    他指出,养猪饲料中有70%至80%是玉米黄豆,是猪只主要的营养来源,但另一种混入饲料的麦糠和米糠也面对飙涨,每吨价格分别从约700令吉至800令吉,各涨至目前1380令吉和1580令吉。

    营运成本 饲料占多

    他说,除了饲料,营养素、补品、药物、疫苗和维他命都涨价,猪农提升封闭式养猪场时也面对建材价格飙涨问题。

    “养猪场最大成本在于猪饲料,占约70%至80%,我国畜牧业自疫情行动管制令以来,除了面对饲料飙涨,还面对员工不足。”

    他说,从疫情初期开始面对亏损至今,不排除有些猪农以输少当赢的方式止亏,好让农场有机会生存下来。由于猪价长期低于成本的情况之下,槟州猪农可说处于水深火热。

    饲料是猪农营运养猪场的最大开销来源,因受全球通胀、运费、农作物欠收影响,猪农必须面对饲料高涨的问题。(档案照)

    猪价长期低于成本

    王富生说,尽管猪农面对营运成本飙涨问题,但猪价长期以来还是低于成本,疫情以来,槟城农场生猪价格从平均每公斤6、7令吉,调涨至目前11令吉80仙至12令吉20仙左右,平均价格12令吉左右。

    “其实不只是槟州猪农面对饲料涨价而喘不过气,其他国家的畜牧业同样身处困境。”

    他说,普罗大众消费者都可上网查询黄豆玉米的国际价格行情,玉米主要产自南美洲、美国、南亚(印度、巴基斯坦),黄豆则是多数来自北美和南美。

    “我们目前难以预测饲料行情和未来的猪价,但猪农曾经在2020年9月就开始预测饲料价会下降,然而后来却涨得更高。”

    他补充,目前槟州共有142间养猪场饲养约30万头猪,供应全马市场,主要市场在北马、东海岸和吉隆坡等地。

    报导:罗健杰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