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儿童遭性侵“幼龄化” 1岁孩也被“伸狼爪”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日北马头条】 儿童遭性侵“幼龄化” 1岁孩也被“伸狼爪”

    (北海22日讯)儿童性侵案受害者“幼龄化”,小自1岁至6岁的儿童,都是狼爪下的受害者!这意味着,家长需时刻关注身边幼童的生理与心理,有无产生变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时代的改变导致人类心态发生变化,网络世界充斥着泛滥的色情影像,使得一些人的心理素质扭曲,并逐渐与变态“搭上边”,身边至亲甚至幼小的儿童,都可以下手。

    威省妇女醒觉中心(WCC)经理黄细娣受访时指出,儿童身边的亲人、家长都需要注意,性犯罪者会对儿童进行非身体接触,或身体接触的犯罪行为。

    黄细娣。

    她解释,非身体接触就是对儿童言语挑逗、拨打电话谈及色情内容、裸露下体给儿童观看、利用儿童涉及卖淫或色情刊物。

    “身体接触则是触摸儿童的私密部位、强迫儿童抚摸性犯罪者的私处,或者用物件、手指、性器官插入或狎玩儿童的口、下体、肛门等。”

    她强调,儿童被侵犯的症状,除了从身体健康状况观察,也可从孩子的行为及心理方面做出判断。

    “身体方面,可以看到儿童的私处发红痕痒、受伤及疼痛,如厕时疼痛、阴道或阴茎流出异常的分泌物、性病、怀孕及腹部疼痛。”

    “行为方面则是表现得依赖性强、孤立自己或吮手指、尿床、逃学、课业表现差、离家出走、滥用毒品和酗酒、企图自杀、自慰过度、会摆出诱人的行为,或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性知识和活动等。”

    威省妇女醒觉中心内的辅导室,干净整洁,坐着没有任何的压迫。

    她补充,心理方面则是抑郁导致儿童头痛、肚子痛、胸部疼痛、疲劳、失眠、头晕、爱哭、歇斯底里、不合理的恐惧、食欲不振、无法集中精神及自卑等。

    20%受害者 1岁至6岁

    黄细娣指出,该中心所接获儿童遭性侵求助个案中,多达20%的受害者年龄是介于1岁至6岁、17%受害者为7岁至12岁、58%受害者为13岁至18岁。

    她说,儿童性侵案受害者,绝大部分是发生在儿童身边的熟人,当中24%涉及儿童的生父和继父。

    “若有上述案件发生,须及时报案求助,根据2017年性侵儿童法令第20条文,凡发现未成年遭性侵而知情不报者,罪成将会遭罚款对付。”

    威省妇女醒觉中心已先后与4间政府医院,即诗布朗再也医院、甲抛峇底医院、大山脚医院及双溪峇甲医院,合作设立“一站式危机处理中心”。有关医院一旦接获家暴或性侵投报,将会把个案转来该中心进行跟进,为有需要的受害者进行辅导。

    该中心也有在官网,推出如何预防儿童性侵犯的绘本,欢迎民众浏览官网:https://www.wccpenang.org,或该中心面子书WCC Penang,了解详情。

    12年接获7309求助案

    威省妇女醒觉中心成立至今12年,这12年来共接获7309宗家暴、儿童性侵的求助个案。该中心也在这期间走进社区及学校,办觉醒宣传活动,累积了2万2000的参与人数。

    槟城妇女醒觉中心主席叶丽坪说,觉醒宣传活动是一项有利于大众的活动,非常鼓励男女老少前来参与,而不是把这类活动视为“事不关己”的事务,毕竟这些事件随时都会在身边发生。

    叶丽坪。

    此外,黄细娣对于槟州社会发展及非伊斯兰事务委员会与槟城妇女醒觉中心,联合签署协议备忘录,槟政府将从今年至2024年,每年拨款21万令吉予该中心,感到开心及感激。

    “这可让负责单位无需为资金发愁,可以更专注于协助面对家暴及性侵受害者的支援工作。”

    缺乏专业志工是挑战

    叶丽坪指出,社会变了,性犯罪案不只越来越年轻化,甚至也“幼龄化”,连襁褓中的婴儿也是受害者,该中心的责任就是与时并进,但现阶段面对的挑战是缺乏专业社工的问题。

    妇女醒觉中心缺乏专业的社工,是一项挑战。

    “我们缺乏专业的社工,因为我们对社工的需求,除了拥有与辅导、社会学相关的学术文凭外,也要对社会时势有着敏觉的洞察力,我们的工作范围,除了面对受害者的咨询,也要陪同受害者去警局报案、法庭程序、福利局跟进等。”

    她强调,槟州是块福地,因为州政府致力于倡议社会求助与支援的机构。

    “槟威两地妇女醒觉中心成立数十年来,都在推广家庭、妇女及儿童的觉醒运动,旨在为州内儿童、青少年及妇女带来如何自我保护的知识等。”

    职场性骚扰 要勇于拒绝

    随着政府医院实习医生被霸凌事件发酵,职场性骚扰问题也浮出水面;黄细娣指出,职场性骚扰都是源于上司,或是在职场内有一定权力的人士,受害者遇到这类问题时,通常会选择沉默。

    她说,职场性骚扰分为语言或肢体接触,加害者会言语侮辱、挑逗受害者。

    “肢体接触则是毛手毛脚,受害者需要懂得保护自己,比如不要单独见加害人,不要让加害人有机可趁,以及在言语上懂得拒绝说不,甚至把问题带进职场人事部门投诉。”

    她也说,私人企业也需要认真看待这个问题,人力资源部方面也要有相关的调查员,处理女性在职场上的安全。

    报导/摄影:黄意婷

    ↓↓更多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