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梁仪雅:怎么还不怕?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辣死你吗】 梁仪雅:怎么还不怕?

    槟城高级记者梁仪雅

    还记得吗?轰动到国外的沉可婷桉件,引发了国内对蚊型脚车族的争议,也令到交通部认真关注在2020年陆路交通(修正)法令,细分‘微型机动车辆’的定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想不到,那里还没解决蚊型脚车党的问题,这里又发生了飙摩哆族事件。其实,飙摩哆情况很久以前就有的社会现象,但是近期似乎变严重了,包括在槟城。

    槟城许多宽阔的大道,尤其是甘密山路是飙摩哆族的最爱,那一带的居民时常都投诉被飙摩哆党打扰清梦。比如在刚刚过去的星期六(16日),甘密山附近居民,在凌晨3时从高楼拍下摩哆涌入车道的画面,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红灯海”。

    想不到隔天的17日(星期日)凌晨4时50分,就发生了飙摩哆族在敦林苍佑医生大道(靠近E-Gate路段)3死的夺命车祸,最年轻的死者才17岁。

    根据网民的说法,敦林苍祐医生大道是飙摩哆党的热点,警方也时常巡逻,不过警方来到时,飙摩哆党就散会,警方一走他们又开始飙摩哆了。如果警方也奈何不了的话,谁才能管制他们呢?

    其中一对丧命双胞胎儿子的父亲说,他的孩子非飙摩哆族,只是每逢周末喜欢骑摩哆到处“游车河”。这口吻是不是似曾相识?有多少位蚊型脚车党的父母,知道他们孩子飙蚊型脚车?又或者愿意承认自己的孩子是蚊型脚车党?就如飙摩哆党的父母?

    17日发生的3摩哆骑士死亡意外,会不会阻吓了其他爱飙摩哆的年轻人?我不乐观,看看沉可婷的桉件就好,已经有8名儿童因蚊型脚车而失去性命,但是现在蚊型脚车还是存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