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停2年 终可开工制大士爷 原料飙涨 黄财旺吸纳成本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疫情停2年 终可开工制大士爷 原料飙涨 黄财旺吸纳成本

    (大山脚26日讯)疫情肆虐两年后,纸扎师傅黄财旺终于有得“开工”制作大士爷纸扎金身;尽管今年面对原料飙涨20%,但为传承文化,他仍将成本吸纳起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事纸扎行业逾30年的黄财旺,2020年和2021年中元节因疫情肆虐停办活动,他连一尊大士爷纸扎金身都没做,今年则陆续接获订单后,就与其班底一起动手制作。

    拍摄:罗健杰

    黄财旺(左)为大山脚埠众盂兰胜会庆赞中元的大士爷纸扎金身,完成大部分的头部设计。

    这包括常年由他及徒弟们负责制作的大山脚埠众盂兰胜会庆赞中元大士爷纸扎金身。他是在6月接获订单后就开始制作,需耗时一个月完成。

    该纸扎金身将于本周五(29日,农历七月初一)中午,搬运至大山脚市区的盂兰广场组装。

    大士爷金身,单是头部就超过一个成人的高度,黄财旺正为其头顶装饰。

    尽管两年没进行纸扎工作,但黄财旺一点都不感觉生疏,大士爷的纸扎金身,他可是以“剪刀当笔”,任由直觉在纸张上剪裁而无须绘图,头部装饰更是工艺精致之最,灵感和手感相互驱使下,他一剪一贴完成左右边需要对称的装饰,一气呵成到位。

    今年制6尊 往年20多尊

    他昨晚如常在武拉必新村内的纸扎坊赶工,接受各报记者联访时说,今年制作6尊高度8尺至超过20尺的大士爷纸扎金身,分别供应大山脚、威北甲抛峇底、吉打双溪大年(24尺)、浮罗交怡、吉隆坡(21尺)和金马仑(12尺)的庆赞中元活动。

    “往年每逢中元节前需制作20多尊,但今年许多组织仍担心疫情和再次封锁而谨慎行事,而且我也要照顾自己的健康及需时休息,故今年只是制作6尊。”

    他说,吉隆坡的大士爷金身完成后,将于凌晨4时开车南下交付,本身会亲自到场,料中午完成组装傍晚就可回到纸扎坊。

    大士爷纸扎金身的鼻子,相较往年做得突出些。
    大山脚埠众盂兰胜会庆赞中元大士爷纸扎金身,全武金身,虽尚未组装起来,但头部已尽现威武气势。
    大士爷纸扎金身全是手工完成,尽现质感,黄财旺用了足足2天时间,为面部绘制“点”和“圈”。

    鼻子大而突出

    大山脚埠众盂兰胜会庆赞中元的大士爷纸扎金身,鼻子和以往所制作的有所不同,今年的鼻子虽然颜色一样,但型态上显得大些而突出。

    黄财旺说,额头方面也相应做得大而突出。

    “每年,我们将整个纸扎金身在盂兰广场内组装起来后,站在前面视察,才能知道自己的手艺要改变的地方。”

    他将大士爷纸扎金身视为文化及作品来看待,因此并非为改而改,而是为了更好而改,毕竟大士爷每年都在增高,上一尊已来到27尺多(鲁班尺),各方面要灵活调整。

    他说,大士爷金身有文武之分,此为全武金身,大山脚多数也都是全武金身,即全身穿铠甲;至于“文”的大士爷纸扎金身,则以穿袍示人。

    “18尺或20尺高度以上的大士爷金身,全都是武,因大士爷是将军,所以尽显威严。”

    高大威武的大士爷,届时头上还需摆放一尊观世音菩萨佛像,这象征其代表慈悲的观音大士。

    灵感来 不能停

    制作大士爷纸扎金身时,黄财旺一旦灵感来了,就停不了手,制作进度也会飞快,借着灵感得以一气呵成;然而,若半途停下,隔天的手势就会完全不一样。

    “若没灵感,就会暂时先做别的事。”

    他指出,大士爷面部的装饰,单只是“画”和“点”就用了最少2天时间完成;至于鼻子的部分,也需时“捏”了2天才能完成,做得不到位就做过。

    黄财旺(前右)和班底及村民,齐心合力完成大士爷纸扎金身的脚部和腹部;黄财旺身后半蹲者为李少卿。
    制作班底为腹部和手部黏贴装饰。

    大士爷金身前后需时一个月完成制作,头部就花了3周时间,组装后农历七月初三(周日)开光,庆赞中元至农历七月十七回銮。

    随着大士爷制作恢复,武拉必新村篮球场对面的纸扎坊,恢复了以往的热闹,拥有3、4年经验的村民都会主动来帮忙。

    大士爷的制作向来在村内进行,当年由已故纸扎师傅李长春推动,后由女婿黄财旺和女儿李少卿传承。

    李少卿将彩带,给大士爷纸扎金身的腹部贴上。
    其中一尊正在赶制的大士爷纸扎金身,完成后将会运载南下至吉隆坡。

    曾梦大士爷委托做好

    以往制作大士爷时,黄财旺坦言,曾因有些部位未完善,一度连续2个晚上都梦到大士爷托梦,不断要求他把大士爷纸扎金身做好。

    “梦境里,感觉得到是大士爷来了,但眼看不到,因为大士爷很高,高到无法看见其脸部,感觉他在告诉我要做好。”

    黄财旺年轻时毕业自日新国中后,前往台湾深造,返国后在工艺大学修读电脑工程,当起大马空军部队技师,由于妻子李少卿的父亲是纸扎师傅,故每年会帮忙制作大士爷,从此接触纸扎行业。

    李少卿说,今年压力大些,不确定因素多,材料需预订,尤其竹供应不足,又要担心暴风雨,接单后制作前期较紧张。

    “以往我们都是在隔壁租2间单位制作大士爷,但因疫情没有租了,就直接在纸扎坊制作,团队因此需重新适应新环境。”

    报导/摄影:罗健杰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