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曼性骚扰案受害者 现身诉说:我被碰腰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拉曼性骚扰案受害者 现身诉说:我被碰腰部!

    (槟城4日讯)拉曼性骚扰案继续燃烧,其中1名受害者现身诉说面对性骚扰情况,加害者甚至对她爆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其中1名受害者Z小姐指出,她于6月30日参与迎新周活动,下午6时30分活动结束后,她与朋友准备回宿舍,突然有1名不认识的男学生尝试与她们聊天。

    “我们没多加理会,但他穷追不舍并尾随我们,还趁我朋友走在我前面时,用手指触碰我腰部。”

    (摄影:陈佩欣)

    她说,当时她觉得不对劲也很不舒服,便远远躲开男同学,但对方却再次用手指袭向其腰部。

    “当下我感到害怕与恐慌,便立马加快步伐走到朋友身边,他还朝我方向大喊‘Bye Bye’,由于当时我极度紧张及恐慌,因此并没任何反应。”

    她说,对方因没获回应,便再次提高声量说了句“Cxxxi(粗口),不要理我”。

    性骚扰案的受害者Z小姐(前排左),现身讲述其面对的情况。

    她今日傍晚针对此事,在社青团、拉大青年先锋及马大新青年代表陪同下,前往百大年路警局报桉时,这么说。

    她指出,事发后她立即联系其中一名学生代表理事会(SRC)成员,并向校方上报。

    “校方在7月1日召唤我去辅导室,我才发现原来受害者并不只是我,还有4人在辅导室里被辅导,但令我遗憾的是,辅导老师和校长没谴责加害者,反而认为对方是‘好玩’。”

    她指出,校方需2週时间会见所有受害者和调查,但直到7月17日,她都没有被告知任何进展,多次询问也只获“还在调查中”答案。

    “槟城学生代表理事会和校方皆无消息,因此迫于无助之下,我只好找上学运组织拉大青年先锋(TARANY)帮忙,但时至今日,依然没有收到校方的决定及加害者的道歉。”

    受害者Z小姐(左7)在众人陪同下,前往警局报案,左4起为林政行、卡马林登及林伟乾。

    只要道歉就不计前嫌

    Z小姐指出,校方在8月2日展开首次听证会,但却不允许她携带1名友人陪同,还在未经允许下擅自安排1名证人为她作证。

    她也不满校方允许加害者在这期间到校上课,所以对方依然可在学校范围内自由活动,她难以避免的会在学校内与对方碰见,深怕再次受到同样的遭遇,或者被对付及报复。

    “基于校方进度让人失望再加上听证会毫无作用,所以我才在社青团义务律师的建议下选择报警,希望警方介入调查,让这件事尽快有个交代。”

    她指出,她不认为男生在未经女生同意下,随意触碰女生任何身体部位还可被美名其曰为“好玩”,因此要求对方向她及所有受害者发表公开道歉声明。

    “如果学校及加害者愿意公开道歉,无论是口头上或在网上道歉都可,我将不计前嫌。”

    卡马林登(前排左2)讲解报案程序,前排左起为林政行、Z小姐及黄彦志。

    过去也听闻发生过性骚扰案

    拉大青年先锋主席林伟乾指出,过去也曾听闻校内发生性骚扰案件,但至今校方也无法妥善处理,让他感到失望。

    拉大青年先锋顾问林政行指出,近期发生5宗性骚扰案,而加害者疑似有3人。

    此外,拉大青年先锋理事兼学代会校园代表黄彦志促请校方时刻公开调查进展,也希望大家成为受害者的后盾,鼓励受害者站出来,一起监督校园安全问题。

    另一方面,社青团法律代表卡马林登指出,受害者已给了校方1个月的时间,却还未有任何结果,因此前往报案。

    由于当天警方系统出现故障,因此他们将于隔天再次前往报案。

    当天出席者包括社青团全国组织秘书张维宏、社青团槟州团长李伟翔、副宣传秘书张凯伦、州委钟浚励及马大新青年代表胡克华仁等。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