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吗】 吴慧芳:你才是最大“祸首”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辣死你吗】 吴慧芳:你才是最大“祸首”

    吴慧芳

    那位在2018年被火箭漂白,捧为“救国爷爷”的马哈迪又有新搞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名97岁的老人家,先搞了一个“新马来阵线”,现又通过文字,重炒穷人大都是巫裔,富人则大部分是华裔,这种贫富悬殊问题,也造成华巫两族关系不和。

    事实是不是如此?好心咯,大家都懂,导致种族关系不和的最大“祸首”,是政客与政棍。

    平民百姓呢?只要没有政客“搞鬼”,都是一片和气,和气生财呢!

    就像我7月走一趟沙巴,深刻体会到什麽叫种族和谐。

    走进机场通关时,站岗的友族官员一个个检测身分证後,会亲切以马来文
    说,“谢谢ah fong”,而不是“谢谢ah moi”。

    看到拿着大包小包行李的人,还会用中文说,“慢慢来,不要急”。

    我忍不住用马来文大赞官员,“你还能讲中文,真是太棒”,友族官员大笑说,“kita orang malaysia mah(我们是大马人嘛)…….”

    走进斗湖市区一间由华裔开设的传统咖啡室,捧面包咖啡到餐座的是友族,在咖啡室内忙得手忙脚的是友族,坐在四周用餐的都是友族,偶尔可看到一两座的华裔游客,与身边的友族高谈论阔。

    走进入斗湖UTC建筑的巴刹,在华裔摊口买菜的是友族;前往华裔小贩开设的干料摊位,帮忙老板娘搬货的是友族小伙子。

    跟着友族出海潜水,他们播放中文歌曲後,还会和华裔团友一起哼:“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哎呦喵喵喵喵喵….”

    在槟城的民间生活 ,一样如此。不同种族的人因为生病或失业而需要援助时,往往都会伸出援手,因为“我们都是大马人”。

    看看老马如今天天种族化课题,曾经公开说,“我们都欠了敦马一个道歉”的火箭议员张哲敏,还有一群曾经漂白老马的火箭议员,是不是欠了当初相信他们的选民一个道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