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食骑力系列4◢ 泡咖啡太累 舍弃2千月薪 宁踩三轮车更自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自食骑力系列4◢ 泡咖啡太累 舍弃2千月薪 宁踩三轮车更自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姓名:陈火炎
    年龄:73岁(已婚)
    年资:10年以上
    当车夫前职业:泡咖啡头手

    “站着泡咖啡12小时很累,踩三轮车轻松和自由得多。”

    73岁的三轮车夫陈火炎,在当车夫前是泡咖啡头手,在一家营业至凌晨的咖啡店工作。

    以前,他每天下午4时开始工作,一直到凌晨4时下班后,工作12小时后才回家休息。

    陈火炎常驻在本头公巷三轮车据点,没有客人时,他通常会在本头公巷及海墘新路兜圈待客。

    他受访时坦言,长时间站着泡咖啡很累人,而且人多的高峰时间,双手没有停过,忙到很压力。

    “所以后来我就转行,去踩三轮车,时间自由,下午还可以回家冲凉和休息片刻。”

    他说,旧东家开出逾2000令吉月薪,叫他回去帮忙,但他婉拒了,他喜欢现在的工作,时间自由,而且其太太也有工作,目前生活还过得去。

    陈火炎展示“希望的旅程”票券,他收集起来等待去领钱。

    陈火炎的太太是在市区工作,每天一早他骑摩哆载着太太下来市区上班后,就将摩哆泊好在本头公巷,然后他也开工了。

    他与太太住在打枪埔,两人每天一同出门一同回家。他们住的那一带有白粉道友出没,他不敢把太太留在家。

    所以每天一早,他与太太就出门了,在本头公巷三轮车据点的同行都知道,陈火炎是每天最早报到的车夫。

    他最开心就是收到客人的“贴士”,他说,外国游客比较慷慨,会给50令吉“贴士”,反倒是槟城人觉得坐三轮车很贵。

    陈火炎(右2)与其他同行们,在“希望的旅程”计划进行期间,每月指定日期会集合在打铜仔街,等待以票换钱。

    出动出击开口找生意

    回想新冠疫情期间,陈火炎说,那时同行们都很辛苦,幸好现在已经开放了,游客也慢慢回来了。

    “但有时一天下来,也没有一单生意,但情况还是比疫情期间好很多了。”

    没有客人时,他通常会在本头公巷及海墘新路兜圈,看看有没有生意。

    有游客经过时他会出动出击,开口问游客:“要不要坐三轮车啊?”

    陈火炎虽已年过七十,且身材瘦小,但他踩三轮车还是力气很足,同时载3个人也没有问题。

    不过他说,若来到斜道前,他还是得下车用手推车,这样对乘客也比较安全。

    虽然身材瘦小,但陈火炎踩三轮车还是力气很足,他也戴着长手套防晒。

    报导:陈丽玉
    摄影:陈丽玉/何雪仙提供

    ↓↓相关新闻↓↓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