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东色海选举◢卡鲁巴耶病逝 安华政治秘书 曾接洽独立候选人阿南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巴东色海选举◢卡鲁巴耶病逝 安华政治秘书 曾接洽独立候选人阿南达

    (居林29日讯)巴东色海国席希盟候选人卡鲁巴耶投票日前病逝,就在选委会宣布决定前,同样竞选该席的独立候选人阿南达一度被希盟接洽协商,也同意为希盟而战,胜出后成为亲希盟的独立人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阿南达(Ananda AK,38岁)透露,卡鲁巴耶去世后,本身的确有接到来自希盟主席拿督斯里安华的政治秘书,来电讨论上述事项。

    阿南达接受访问期间,侃侃而谈自己的从政理念。

    “对方声称有在留意我的动向,包括我的竞选目标、理念及背景等都与希盟一致,我们之间有过数次的通话交谈,最后一次是指彼此保持联系。”

    他昨日在老火较新村受访时说,后来选委会作出宣布展延该席的选举,以及重新开放提名和设下新的提名日和投票日期,这使得有关建议取消;后来,希盟也有人选出战该席了,而他也就坚守独立人士的立场,继续自己的征途。

    阿南达的说法,也吻合早前坊间的推测,即如果选委会继续该席的选举,估计希盟应急方案会寻求独立人士为希盟而战,并在胜出后成为亲希盟的独立人士。

    “讨论的过程中,我接受他们的献议;不过,之后选委会宣布展延选举,也设定了新的提名和投票日期,这项建议也就取消了。”

    该席原同步于本月19日投票,唯卡鲁巴耶却在3天前的本月16日病逝,选委会随后在大选投票日的前一天,即本月18日发文告宣布,该席不与全国大选同步,且延期至本月24日提名、12月7日(周三)投票。

    重新提名后,该席维持六角战即国盟、国阵、希盟、民兴党、祖国斗争党及独立人士,但民兴党后来改变主意,本月24日宣布弃战该席。

    巴东色海选区内,阿南达的宣传横幅张挂在路牌下方。

    孩子补习学中文

    已婚的阿南达与妻育有2男1女,9岁女儿及7岁儿子虽在淡小就读,但深知中文的重要性而在补习时学中文,如今能掌握中文,他另一名儿子年仅3岁。

    阿南达认为,身在多元种族和文化的大马,大马人应懂得所有语言,这也是大马人最迷人的特点和优势。

    阿南达目前是在一家建筑公司里工作,担任文件控制经理一职,不曾加入任何政党的他,早前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无薪假竞选。

    他选择以马匹的标志征战这席,因是象征年轻和活力。

    来自巴东色海的他,出生自一个园丘家庭,家里从事割橡胶工作,家境贫寒,但深知教育的重要性,他中学毕业后陆续修读大学并拥有博特拉大学的理学硕士学位,以及北方大学信息技术学士学位。

    需要基础建设

    阿南达眼里的巴东色海,是一个半城乡选区,虽有城市发展和房屋建设,但人民生活素质相比邻近州属和地区如槟城和双溪大年等,还是落后了一些。

    他认为,巴东色海需要大型基础建设,以及有助加强社区互动的休闲设施,孩子们可以玩乐在一起,各族人民保持良好的友谊关系,就像他喜欢和所有族群交友。

    他说,巴东色海需要提升教育服务以满足选民的需求,这也能避免年轻人远离不良嗜好或接触毒品,并从学习和受教育中领略到生命真谛。

    年轻群体对巴东色海的建设扮演重要角色,特别是这里也是科技工业重镇,如居林高科技园,因此公共基础建设如交通必须完善,这里也存在交通阻塞问题。

    阿南达(左)希望选民能把票投给他,以便提振小商和小企业家经济。

    人民之中要有人站出来

    阿南达说,我国的政治乱局已忽略了人民议程,这让他觉得在人民之中,必须要有某个人站出来,让人民本身服务人民自己。

    “我以独立人士参选,也要传达一个讯息给选民,那就是独立人士也可以是选民的选择。”

    同是倡议改革者,早前为何不加入希盟?阿南达说,他深知当下的“政治设定”,比如必须先成为区部主席、竞选党职一步步攀爬,所以他选择以独立人士身分竞选。

    “大马选民其实已很成熟,也有足够智慧去判断是非,人民代议士最忌背叛选民,因此背叛的国盟土团党巴东色海候选人拿督阿兹曼,相信将会被人民拒绝。”

    他说,只有坚守原则,才能成为好的领袖,他希望人民选择有原则的候选人如他自己,也相信会有选民,选择如他这般秉持原则的候选人。

    阿南达(左)拜票时,分派传单给选民。

    土生土长让自己有信心

    阿南达对这几天竞选下来的选情感到乐观,他说,相对于其他候选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这让自己有信心应战。

    他说,其他候选人方面,如阿兹曼被视为“政治青蛙”,希盟候选人莫哈末索菲是双溪大年人,国阵候选人拿督西华拉兹是雪州蒲种人。

    不过,他认为,眼前最强大的竞选对手是国盟阿兹曼,希盟并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因为他和希盟有同样的理念。

    “我的竞选策略主要还是勤走动选区沿户拜票,也结合运用各种社交媒体的宣传,虽然也想要办政治讲座,但是资金实在有限,我都是自掏腰包在竞选。”

    他说,自己的竞选宣言涵盖各领域,与其说是宣言,他更觉得自己是在为当地选民提供一个愿景的选择,希望选民选择他,代为服务及在国会上为选区发声及带来改变。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