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东色海选举◢马来海啸余震 VS 新首相效应 定夺巴东色海 胜利者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巴东色海选举◢马来海啸余震 VS 新首相效应 定夺巴东色海 胜利者

    (居林5日讯)巴东色海国席投票日即将到来,随著2名候选人弃选,如今该国席虽然还是四角战,实际上已是希盟和国盟“一对一”的擂台战,北马掀起的马来人海啸和新首相效应,都对选情有著关键影响,国盟和希盟这场是五五波之战,但国盟相信更占优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届大选,吉玻两州17个国席中,国盟共扫了16个席位,且都是以逾万多数票狂胜,因此国盟对于巴东色海国席,是抱著志在必得的决心,也透过车队和摩哆队等,展现大军压境的气势。

    除了年轻马来选民掀起的海啸馀震,国阵与希盟合组政府、新首相安华效应,究竟会否被巫裔群体接受,也将在巴东色海国席选举,一见真章。

    西华拉兹(左3)退选后,为莫哈末索菲(右4)站台助选。

    国盟候选人拿督阿兹曼这次在竞选期间,大部分行程都是走访巫裔选民地区为主,似乎放弃华印票,专攻有把握的绝大多数的马来票。

    反观希盟候选人莫哈末索菲,则是平均走访华、印裔区和马来区,一般相信,希盟主攻华、印裔选民选区,如获得他们支持,只需另外争取约15%的巫裔选票,即可“过关”守土。

    巴东色海选区挂满旗帜,该席选民将在12月7日投票。

    这个混合国席有13万3776选民,巫裔选民佔多,高达62.34%,印裔19.3%、华裔17.64%,其他种族0.72%;其中18岁至20岁年轻选民,有1万2053人,21岁至29岁高达3万5636人。

    以目前国盟在TikTok平台投放的竞选广告受欢迎程度来看,希盟要攻上述群体恐怕有难度。

    希盟公正党巴东色海国席候选人卡鲁巴耶在原本投票日前3天不幸病逝后,选委会宣佈展延该议席选举,11月24日重新接受候选人提名,定在12月7日投票。

    阿兹曼(左4)虽有走访华裔选民地区,但主要还是以马来区为主。

    六角战变四角战

    该席重新提名后,一样迎来六角战,但随著国阵、希盟合组中央政府,及民兴党加入,也使该席的多角战变动,民兴党候选人峇克里和国阵候选人拿督西华拉兹,先后宣布退出竞选该席,让路希盟候选人莫哈末索菲,直接对垒国盟候选人拿督阿兹曼。

    目前,还竞选该席的政党,包括祖国行动阵线的土著权威党候选人韩查,以及独立人士阿南达,该席也从六角战变成四角战。

    巴东色海国席从1974年开始,8届大选都是由国阵成员党马华派候选人上阵当选,根据资料,历届马华该席国会议员包括林建云(2届,1974年和1978年)、陈国辉(1届,1982年)、周锦海(1届,1986年)、林丽云(2届,1990年和1995年)、林美娇(2届,1999年和2004年)。

    2008年起 希盟交印裔上阵

    该席在2008年全国大选掀起的“政治海啸”中,被竞选的公正党夺下,候选人哥巴拉克里斯南当选,但他随后在2011年成为独立人士。自2008年起,有关混合区就交由印裔候选人上阵。

    公正党随后在2013年全国大选派苏仁德兰守土,2018年大选交由卡鲁巴耶上阵捍卫该席至今。

    巴东色海国席(P017)是1国2州的选区,辖下州选区是麻不来(Merbau Pulas N33)及鲁乃(Lunai N34);麻不来州议员为伊斯兰党的西蒂艾莎,值得一提是,原本是公正党的鲁乃区2届(2013年及2018年至今)州议员阿兹曼,在2020年2月喜来登政变后加入土团党,土团党与伊斯兰党同在国盟旗帜下,这也意味著,国盟势力一直都盘踞该地。

    莫哈末索菲(左)多数走访华裔选民地区。

    阿末扎希入阁影响选情

    公正党的卡鲁巴耶虽在当地建立良好声誉,但他的不幸逝世,以及后来希盟一度更换候选人、中央政府组成、官司缠身的国阵主席阿末扎希入阁任副首相等一连串变化,恐怕对选情带来影响。

    此外,儘管公正党一开始是派卡鲁巴耶上阵守土,唯对方病逝加上全国大选成绩揭晓,发现席捲北马的“马来人海啸”,相信希盟公正党在策略上作出调整,一改历届派出印裔候选人上阵该席的做法,相信与国盟崛起及伊斯兰党横扫吉打州国席有关,首次派出巫裔候选人,由来自双溪大年的伊斯兰法庭律师莫哈末索菲上阵。

    希盟要靠华印票过关

    国阵妥协退选巴东色海国席,让路希盟“单挑”国盟,希盟的如意盘算是保住华、印票,再努力赢得马来选票过关。

    莫哈末索菲(右2)要胜选,如华、印裔票流向希盟,那麽他只需要获得约15%的马来票,即可过关。

    但据了解,国阵退选让部分支持者和印裔选民感到不满,当下可能会拒投希盟,一般推测若他们投情绪票,那麽独立人士阿南达作为唯一的印裔,可能会获得一些选票。

    该席从一开始的六角战,有3名印裔候选人(卡鲁巴耶、西华拉兹、阿南达),如今只剩下阿南达一人。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