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 马来渔村 平安岛 2户客家人故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日北马头条 | 马来渔村 平安岛 2户客家人故事

    (槟城19日讯)拥有超过一个世纪的平安岛(Pulau Aman),是一座传统马来渔村,但在这里曾住着两户客家华人家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刘秀清(左起)丶刘云清及刘润清向吴俊益展示出生证明文件,证明她是曾在平安岛出生的子民。
    刘秀清(左起)丶刘云清及刘润清,曾是平安岛的岛民。

    平安岛占地116.5公顷,距离威省约16海里,距离槟城第二大桥约8公里,通过峇都交湾峇都姆桑码头乘坐快艇约10分钟,即可到达该岛。

    泛黄的照片里重温平安岛的故事。

    平安岛有50户家庭,共270名居民,该岛屿至今仍保留传统和独创性,其岛上景点包括被公认为全马最老的面包果树(Buah Sukun)丶234年历史的“黄金井”(Telaga Emas)丶建於1817年的清真寺等。

    曾是平安岛岛民的刘家堂姐妹,刘润清现年88岁丶其堂姐妹刘云清(83岁)及刘秀清(76岁),日前在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的安排下,接受《珍珠快讯》记者的访问。

    刘润清。
    刘润清7岁时,在平安岛留下珍贵的画面。

    刘润清说,她在3岁时,其母亲已离世,也许当时的女性不受重视,父亲把留下她独自一人,就回到中国。

    “在我记忆中,平安岛不仅有我们两户客家华人小家庭,其余的华人住户籍贯则分别有潮州和福建,我们与大多数的马来人及穆斯林和睦共处,他们都住在平安岛码头附近。

    除了刘润清的家庭以外,她的堂姐妹刘云清和秀清则住在井水附近。

    这张黑白照片证明在国家未独立前,曾有两户客家家庭在平安岛生活。

    她续说,她在国家未独立前的1936年,出生并居住在平安岛。

    “在日本统治时期,我仍然住在平安岛。”

    直到她16岁后,她和家人离开平安岛,居住在槟岛。

    刘氏堂姐妹曾在两年前回到平安岛,看一看这她们长大的地方,而当年她们的住所原址,如今只剩下柱子,而部分地区也改为度假屋。

    “以前这里还有大伯公庙,如今大伯公庙已搬离,但仍能看到庙的阶梯所在。”

    岛上居民不分种族 常玩一块

    刘润清说,小时候的她可是爬树高手,更会自个儿划着船到海里,拿着竹签刺捕鱼儿。

    她说,岛上的居民不分种族,常常玩在一块,非常融洽与和谐,遇上马来人斋戒月开斋,她和妹妹们会跟着马来邻居一起排队盛着好吃的什锦粥。

    1950年代的平安岛,是片宁静的马来渔村。

    她补充,若遇上华人农历新年,其他友族也会和他们一起庆祝,一起分享新年糕饼。大家都完全不分种族和宗教,温馨生活在一起。

    “小时候我最爱吃的是岛上着名的面包果,也喜欢结伴到海边挖蛤蜊,我和妹妹们到现在都还收藏着岛上黄金井内,看起来像金子的石头,这里有我太多太多的回忆!”

    想与童年玩伴相聚

    刘云清(右起)回忆起,她与堂姐妹(刘润清)在平安岛的童年趣事。

    刘氏堂姐妹坦言,确实想再与小时候的岛上玩伴聚一聚,但也明白岁月如梭,大家都已年老,且大部分居民都已搬离该处,要再聚集一起确实不容易。

    刘云清。

    刘云清说,目前平安岛已没有当时居住的老房子,只剩下一些柱子和家前的一口井。

    她说,平安岛最出名的是拥有百年历史的黄金井,因为井水中的石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金色一样。”

    “除了我们家族老房子的原始结构外,剩下的就是在老房子前的那口井。”

    “这口井是我们及多数马来邻居的水源,在那时我们过着和睦的生活。”

    曾有华小 同一班级有不同年龄学生

    刘云清说,除了位於岛屿较低处的平安岛国小外,在岛屿高处曾有一所华文小学─华侨小学,由於岛上的学生人数有限,一个班级里有不同年龄层的学生,会根据各自的课程学习。

    她边叙说边唱着,她那时每天在上课前在学校所唱的校歌。

    她笑言,除了校歌,她还记得小时候结伴游玩及荡秋千时,朗朗唱诵的马来民谣或绕口令,还有客家歌谣,岛上的生活就是这么无忧无虑。

    她说,平安岛的居民多数是马来人及穆斯林,这种不同文化的结合使她至今仍记得当地的几首民谣。

    交通连接性不便 举家搬离

    平安岛是刘云清与兄弟姐妹的童年回忆。

    现居于吉隆坡的刘云清在访问时说,当年是基於岛上的交通连接性不便,加上当时家里的小弟体弱多病,需要到槟岛就医,同时为了方便其他家人工作和求学,而举家搬离这快乐之岛。

    “我们很舍不得这里,搬离的时候我只有13岁,而润清是16岁,秀清则只有6岁。”

    后来姐妹三人长大后成家,如今分别分布在槟岛丶吉隆坡和新加坡。而其他的兄弟姐妹则在美国及英国

    刘云清也忆述,当年搬离后,其父亲仍在世时,尚会回到岛上收取地税,后来当地乡委会主席致函父亲,要求豁免地税,而父亲也答应了这项要求。

    平安岛让她回想起,她与兄弟姐妹曾经的童年回忆,如爬树丶划船捉鱼丶捡贝壳等。

    平安岛易名前“猴岛”

    最少发言的是她们3人中年龄最小的刘秀清,她现在已移居新加坡。

    刘秀清说,但她仍然保留在平安岛的出生证明文件。

    她说,这座岛在被易名之前,可能因岛上有很多猴子,所以才被命名为“猴岛”(Pulau Kera)。

    “我确实是在这里出生,由当地的接生婆接生,所以我的出生证明上的地址是猴岛(现称平安岛)。”

    刘秀清还说,她的出生证明文件可证明,曾有两户客家华人家庭,在以马来人及穆斯林为主的平安岛上生活,蕴含丰富的文化与历史遗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