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比去年便宜 引来外地客 涌到浮罗 吃榴槤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日北马头条】 比去年便宜 引来外地客 涌到浮罗 吃榴槤

    (槟城24日讯)吃榴槤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榴槤季节已至,吃榴槤的气氛开始热起来,特别是国州边境已全面开放,许多外地食客纷纷涌上浮罗山背吃榴槤。

    浮罗山背榴槤飘香上市,5月尾丶6月头就是榴槤盛产期。

    过去的周末,浮罗各榴槤摊档都可见选购及堂食榴槤的客人,业者应接不暇,有些摊档甚至出现排队人龙。

    但据了解,以上现象目前仅限周末,平日工作天市场还是较淡静。榴槤业者们预计,来到5月尾丶6月头,榴槤盛产高峰期市场会更旺,届时浮罗山背会更热闹。

    不过,也因为国境的开放,泰国榴槤来抢滩,冲击本地榴槤市场,今年的槤价格趋软,比去年便宜。

    “638浮罗榴槤”老板李永良受访时说,过去的周末客人很多,一些时段客人多到需要排队,榴槤很快就卖完了。

    不过他说,今年业者面对较大竞争,特别是泰国榴槤;过去两年没有进入本地市场,那时本地榴槤很好卖。

    李永良说,葫芦丶坤宝及红虾等价格中等,品质都很不错。

    他说,之前行动管制令时,网上的销售爆单,每天不够榴槤卖,特别是2020年的榴槤季节,客人下单后还要等两周才有货。

    “今年相信生意会差一点,主要是泰国榴槤抢滩。”

    他也说,今年榴槤价格比去年便宜,去年这个时候,一个每公斤30令吉的榴槤,现在只卖22令吉。

    此外,他提到,“黑刺”和“猫山王”目前每公斤市价90多令吉,价格太高很难卖,他都直销给加工厂去外地市场。

    “我通常都介绍顾客如葫芦及坤宝,价格中等的品种,这些品种品质都很不错。”

    他也有批发榴槤到外州如吉隆坡及亚罗士打,其摊档位于香城海鲜煮炒前,每天营业,早上6时30分就开档至晚上11时许或卖完为止。

    过去的周末,浮罗各榴槤摊档都可见选购及堂食榴槤的客人,业者应接不暇。

    外州熟客来堂食

    浮罗双溪槟榔小园主黄顺添受访时说,过去的周末,很多许久未见的外州熟客,包括来自柔佛和吉隆坡的,纷纷到来堂食榴槤。

    “因为过去两年他们无法到来,今年终於可以到来,坐下来享受榴槤。但目前榴槤产量还不够多,週末卖到不够。”

    黄顺添。

    他说,本周开始,产量开始增加,每天掉落的榴槤越来越多。

    其摊档在大湾桥路旁,每天营业,早上8时至晚上7时。

    友族食客堂食榴槤,大快朵颐。

    浮罗双溪槟榔“老树榴槤王”业者阿国也说,过去的周末,很多食客上山来吃榴槤,本地和外地食客皆有。

    “但平日就放缓一些,要等到6月榴槤盛产,就会更热闹,届时上市的榴槤品种更多,食客的选择更多。”

    阿国(站者左起)和Kent,招呼来自吉隆坡的客人。

    他与股东Kent今年将摊档,搬到双溪槟榔往直落巴巷路,一个老屋前,每日营业,中午12时至卖完为止。

    泰货争市场

    泰国榴槤抢滩,今年本地榴槤价下跌。

    据了解,浮罗市场,目前“黑刺”及“猫山王”每公斤90至100令吉不等丶“葫芦”每公斤30至40令吉丶“坤宝红肉”28至30令吉丶“604”18至20令吉。

    “猫山王”果肉饱满,色泽诱人。

    业者说,对业者而言,去年榴槤比较好价,比如去年,一些品种批发价20多令吉,今年下跌至10多令吉。

    花少果小虫害 果农收入减半

    榴槤花少丶果实小丶虫害,今年榴槤收成少30%至50%。

    槟州果农公会主席黄志明指出,以上3个因素导致今年槟城的榴槤收成减少,果农的收入也预计减半。

    他说,今年气候温差大,光合作用减,影响果树吸收养分,而且今年旱季短暂,榴槤花少了30%。

    “今年榴槤果实张不大,小果实倒是很多,加上虫害为患,一些榴槤园甚至有过半的果实受虫蛀,影响榴槤收成。”

    他受访时说,收成的减少也意味着果农收入受影响,他本身果园的收成少50%,今年收入没了一半。

    小园主未來靠黑刺猫山王

    槟州果农公会主席黄志明指出,本地市场被泰国榴槤抢滩,但“黑刺”和“猫山王”没受波及,因为海外市场需求很大。

    “加上今年彭亨州的猫山王失收,很多外州批发商来槟城抢购。”

    黄志明。

    他受访时提到,如今一些小园主开始发现未来趋势,逐步改革转种“黑刺”和“猫山王”,以求从海外市场分一杯羹;至於仍维持原状的小园主,相信是感性驱使。

    他认为,在感性方面,辛辛苦苦栽种,很多小园主不舍得舍弃传统的名种榴槤树,如“葫芦”和“红虾”等,执意要保留下来。

    “但理性告诉他们,往后的市场的大方向在哪里。所以,如今也有一些小园主已准备转攻海外市场。”

    他也说,肥料不断涨价丶工人短缺丶运输成本及年轻人不愿接手等,若坚持保留传统的名种榴槤,未来可能难以生存。

    “虽然我们都知道,其实这些传统名种榴槤的品质和口感,不会比黑刺和猫山王逊色,但数据证明,这些传统名种终究抵不过黑刺和猫山王的品牌效应。”

    他也说,追捧黑刺和猫山王的海外食客,喜爱的是果肉饱满丶色泽吸引,其实不讲究榴槤的风味和口感。

    “根据我们的观察,只有马来西亚丶新加坡和印尼,这3个国家的食客,会特别讲究榴槤风味。”

    他也提到,浮罗山背果园中,90%都是传统的各个品种榴槤树,“黑刺”和“猫山王”不到10%。

    “若想改变其实不难,以黑刺来说,嫁接葫芦丶红虾的老树,其实三五年就有收成。”

    报导/摄影:陈丽玉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