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北马头条】 开辟新领域 提高生存能力 旅游业者 危机化转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今日北马头条】 开辟新领域 提高生存能力 旅游业者 危机化转机

    (槟城、双溪大年4日讯)受新冠肺炎疫情和行动管制令影响,国内外旅游业面对重创,也令业者陷入多月的零收入,有业者将危机化为转机,在逆境中另多开闢新领域,提高生存能力,以度过难关。



    良姨旅游(MLS Holiday)创办人吴贵伟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新冠肺炎疫情让公司陷入零收入,他一度很彷徨,甚至还羡慕其员工,比他拥有更多谋生技能。

    “那期间,我看了很多企业家的线上访谈,其中也有讨论到疫情对于旅游业的考验。”

    吴贵伟秉持搞旅游的用心态度,为顾客带来各种美食。

    吴贵伟在与其公司团队商讨后,决定开拓新的业务,即“食”和“安”,而这些业务并非短暂安排,而是长期方向。

    他说,除了衣食住行基本需求,民众也开始关注“安”,因此他选择这两个领域,也是为下一次的大流行做好准备。

    他说,管制令期间可看到大家即便宅家,仍希望吃到好东西,外送也火红起来。

    员工为了投入新领域,也参与线上课程,务必要做就要做到专业。
    年轻有活力的团队,成了公司开拓2个新领域的最佳伙伴。右二为吴贵伟。

    吴贵伟说,该公司善用旅游业的经验,透过MLS农场鲜送,把好食品带给大家,第一炮就是榴槤。

    他说,至于“安”的部分,则就是安全防护领域,如新冠肺炎疫情防护需要用品如口罩、自动型体温探测装置、洗手液、消毒工具等。

    “这次疫情提醒大众要更看重安全,今日许多新习惯,也会成了全新常态,日后就算疫情结束,这个领域的潜能也是不容忽视的。”

    吴贵伟说,管制期间,他并没有採取减薪措施,只有2名实习生的津贴有削减。

    “37岁的我在团队里中最老,5个员工都少过30岁,因此改革步伐,年轻团队都很给力。”

    他也感激友人和客户的支持,并会继续秉持经营旅游业的用心,不断力求改进,以逐步开拓新的领域。

    胡佑强:善用人际沟通强项 投入企业公关领域

    “美心假期”旅行社业者胡佑强并非是从管制令开始才另闢新领域,而是早在今年1月间,就开始提供企业公关服务。

    胡佑强说,其一个企业公关服务客户,是长途巴士公司。

    “虽然旅行社的生意在管制令归零,但我这期间,很多时候都是在为这家公司,处理各种大小公关事宜。”

    “旅行社需要协调沟通的行业,一站式解决顾客出游的各种繁琐事宜简化,公关领域也是需要人际沟通的领域。”

    他说,管制令期间,所有的资讯都一直随著政府的宣佈,一变再变,长途巴士服务属于基本领域也不打烊,大家或许认为长途巴士只是从A点到B点,但管制令期间,背后还有各种状况,都需要公关去迅速解决。

    胡佑强

    “这包括了谁可以买票上车、乘客跨州所需文件和细节、标准作业程序更动等等。”

    他说,企业公关领域包括了危机处理、客服管理、政府公关、企业社会责任事项等等,作业包涵线上和线下,好的公关管理,可以提升一个企业的形象。

    “两个领域都与人际沟通息息相关,我都会把顾客当成朋友,真诚和有效服务。”

    他说,虽然旅游业逐步开放,他也还会继续其企业公关业务,两线平行走,让自己更具有实力,应对任何危机。

    蔡德兴:没有会员完全转行

    马来西亚华人旅游业公会槟州分会会长蔡德兴说,有些会员会在疫情期间,从事买卖、贸易等额外活动,但没有完全转型或改行。

    “管制令期间,旅行社都是零收入,每个企业有办法找到额外收入都是好事,也有业者透过渠道购入口罩搓手液等买卖,等疫情好转后就可以恢复旅行业务,无需面临休业或倒闭。”

    蔡德兴


    也是康达旅游有限公司董事经理的他透露,该旅行社也有策划与中国方面进行贸易活动,如将大马製品运过去卖或进口中国製品在国内销售。

    他坦言,旅游业至少得等到9月才会复甦,公会也会与州政府、酒店业者等合作策划、推出更多优惠配套刺激旅游业。

    庄水金:重心暂转餐馆生意


    宏宇旅游有限公司董事经理庄水金说,由于本身还从事餐饮业,在旅行社受疫情衝击而零收入期间,他将重心放在经营餐馆生意。

    “管制令期间,有职员拿无薪假,公司也以开放心态,看待发展副业的员工,零收入期间,公司也照支付70%薪水。”

    庄水金

    他说,之前曾过将员工聘至餐厅服务,但整个市场都受影响,计划也只能搁置。

    他说,疫情期间要开拓新业务,其实真的不容易,期间他们持续与顾客保持联繫,免得他们担心旅行社倒闭。

    邓国祥:管制期间忙碌为客户处理跟进

    安远旅游有限公司董事经理邓国祥坦言,该社80%业务以公司奖励团为主,很多团原定于今年出发但因疫情受影响。

    他说,管制令期间,公司上下不见得閒空,因为奖励团涉及人数众多,每个团都30、50到100人,很多后续跟进,如找日期、协助上网退票,还要与当地酒店等配合,每天都得接听顾客电话。

    邓国祥


    他并没有时间经营额外业务,也庆幸职员不多,还可靠储备金维持,员工薪水也都照样支付。

    “等管制令逐步解除后,会与各国旅游局合作进行促销,到时再看如何将旅游业推上高峰,当然还是以健康为主。”

    他也希望,政府可帮旅游业者度过难关,因旅行社并无法从援助方案受惠良多,除航空公司、酒店定金无法拿回,但公司都还需承担薪金。

    报导:王凯莉丶李琪雯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