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兴党7+12+3方案 放眼攻入“风险区”执政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民兴党7+12+3方案 放眼攻入“风险区”执政

    (槟城28日讯)民兴党槟州协调员黄泉安说,该党放眼槟州13国及40州选区,同时也点出,反对党丶公正党丶行动党都有“危机选区”,有望找到空隙制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提出7+12+3的方案,以执政槟州。即反对党的7个州选区丶行动党至少有3个是风险稍高的选区,以及公正党12个选区,这加起来,一共22个。

    黄泉安(左3)等人与《中国报》北马区采访主任郑宝美(背对镜头)交流。左起为柯明明丶吴俊强丶罗兴强丶林发宝和孙福成。

    他今午与民兴党槟州成员,拜访《中国报》北马办事处,接受访问时,这麽说。

    他提及,要稳固政权,需要23个议席,才足够,而这也需要民主联盟党(MUDA)的配合。

    此外,他说,槟州议席中,巫裔有18席丶华裔18席丶印裔 有4席位。

    黄泉安

    “马来政党是三分天下,包括巫统丶国盟丶希盟,他们各自都有弱势地方,其中希盟,是诚信党。”

    他坦言,民兴党的大目标,是当执政党。

    “我们第一个工作是整合资料,包括选民人口改变丶民心如何等的数据分析。”

    他也说,数据分析来看,槟岛人口老化,威省则是年轻化,人口也增加,尤其是峇都交湾丶大山脚和甲抛峇底。

    他提到,相较起槟岛,威省才是主要战场,民兴党在去年4月,与希盟脱离合作关系后,就开始部署,包括准备选区报告丶数据分析等。

    他也认为,来届大选将落在8月至10月期间;这是因为,希盟与政府签署的谅解备忘录,在7月31日到期,而年尾,又是气候转变,会面对水灾问题的时期。

    与会者有该党成员罗兴强丶吴俊强丶林发宝丶柯明明丶孙福成。

    民兴党一行人到《中国报》北马办事处拜早年,并获得本报北马区采访主任郑宝美(左4)的接待。左起为孙福成丶黄泉安丶罗兴强丶吴俊强丶林发宝丶柯明明。

    火箭总部前主任:非不满领袖而离开

    行动党前槟州总部主任林发宝说,他并非是对党领袖有所不满,才离开该党。

    “我在2018年离开,那是因为身体健康丶胃病的关系。”

    林发宝

    至於为何加入民兴党,他坦言,曾经去过沙巴,认为当地多元种族和谐,是在西马看不到的,因此才会想加入民兴党。

    “去过沙巴,你就知道为何我要加入民兴党。”

    林发宝过去在行动党槟州总部中,扮演重要角色,包括培训领袖丶传授党理念等,如今他也会在民兴党担任这角色。

    商界朋友反应正面

    从火箭过档民兴党,罗兴强坦言,目前他朋友丶商界的回馈,都是支持的。

    “他们认为是对的选择,暂时还没有人骂我。”

    罗兴强

    他指出,他还没到巴刹丶草根基层走动。

    他也说,该党将在3月举办筹款晚宴,除了募集资金,最主要是让人们接触该党主席沙菲益丶交流。

    至于面对即将来临的大选,黄泉安坦言,该党跑道很短,得和时间赛跑,因此各领袖要分工合作。

    “吴俊强负责草根基层丶罗兴强负责社团丶我负责专业领域。”

    他也说,该党要找人才,不仅是针对行动党的人,而是所有人。

    “党目标是,找寻年龄约40岁,属於年轻一派的人才。”

    没获火箭慰问 挽留

    黄泉安对被称为“失意人士”没感觉,他说,在退党时,也没有获得行动党的慰问及挽留,包括槟州首长曹观友或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他提及,过去的同僚,在避开他们,不与他们为伍。

    “他们担心‘瓜田李下’,倘若影响到他们的上阵机会,造成误解就不好。”

    黄泉安曾经担任林冠英幕僚长18个月,他坦言,在下岗后,对方没有需要他,所以两人没有联络。

    询及民兴党会否惊喜陆续有来,甚至有议员过档?黄泉安说,现阶段不能宣布。

    “他们也身不由己,我们还不能宣布,影响他们的工作,包括对选民的工作。”

    他指出,该党也会有一些高知名度的领袖加入,但是未到公布时机。

    至於招揽马来领袖,他则说,这由沙菲益负责及审核。

    “沙菲益曾经担任巫统吉打代主席,对北马区也不会不熟悉。”

    希盟已“退潮”

    黄泉安也评论当今槟州的政局,他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希盟在2008年至2018年的执政时期,已来到分水岭。

    “其实从过去数场州选 马六甲丶砂拉越沙巴,都不难看出希盟已‘退潮’。”

    此外,他也指出,2008年的趋势,是“国投反对党州投执政党”,但这趋势逐渐消失,直到2018年完全没有,国州都倒。

    “这种旧观念已经不在,我们要争取中央政权,也要槟州政权。”

    他也说,该党会在适当时机,公布竞选宣言。

    “届时会与槟州首长曹观友的槟城2030年愿景,有个对照,是更实体的东西,包括房屋丶交通等。”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