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商典范】曾因绝望 用”偷懒”放弃自己 王梓再奋进学习 活出“自在”人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儒商典范】曾因绝望 用”偷懒”放弃自己 王梓再奋进学习 活出“自在”人生

    2月前

    Lypometal董事经理王梓再(58岁),来自霹雳宜力一个清寒家庭,父母是割胶工人,共有10个兄弟姐妹,他排行第7。

    在考完SRP后,他不舍再花父母的钱,毅然到新加坡工作。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金属冲压工厂任职,月薪230新元,包括加班费是280元。

    他说,其SRP考试,马来语和英语都不及格,离开前,有老师力劝重考,被他拒绝。

    王梓再在17岁入行当学徒时,样子傻傻呆呆,只是骨子里,却很重视孝顺。

    “我常被公司的香港师父和同事叫去买烟、买茶、买咖啡,他们欺负我,我都可以忍。”

    他说,只是因为香港人常骂粗口,年少的他曾经忍无可忍发飙,理由很简单,就是不要父母因其工作被羞辱。

    王梓再说,在新加坡工作时,他也一直坚持要从大年初一休到十五,为了就是回乡陪家人,这也是他当时工作唯一的快乐。

    ■陷入低谷 盯时钟吃蛇35分钟觉得太辛苦

    王梓再说,在新加坡工作第二年,当时因自卑,觉得英文不好,比人蠢,比人倒霉,人生黯淡而陷入低谷。

    “我想要放弃,而想出了放弃人生的方法就是‘吃蛇’(偷懒),于是我拿了一个时钟放在桌子,坐著盯著时钟,约35分钟后,我停下了,悟出了‘吃蛇’真的太痛苦。”

    从那开始,他潜力大爆发,开始疯狂工作和学习。

    王梓再在2022年华教杯,参与羽球双打。

    “我认为世界上没有公平,但也接受不公平,觉得自己需要比别人更努力,才可以跟别人平起平坐,那时候几乎每日工作16小时。”

    “我认为,既然我比人笨,比人倒霉,所以我就要在3年拿到等于6年的经验技术,我要追上别人。”

    “在新加坡工作4年,后期开始跟老板承包工作,月薪涨到750元,承包工作还有另外逾4000新元收入。”

    “老板有奖励制度,一些工作每提前一天完成就多奖励100元,我常常把10天的工赶在3天内完成,从中赚了不少奖励。”

    ■1985年回国创业 第一个月就被老板献议 任开价打工

    王梓再做任何事,都是全力以赴,不留下遗憾。

    王梓再在1985年,21岁时回国创业,到双溪大年一家工厂承包金属冲压工作,第一个月就赚了8000令吉。

    他说,老板看到其第一个月所赚,想献议任他开价打工,但被他拒绝,而基于其工作效率高,老板也依然继续让他承包。

    1989年,王梓再与友人自立门户开工厂创业,而他打市场的策略就是3个字,即“快、狠、准”。

    “当时制作一个摸具,一般需3周,2周算是很快了,但我是24小时赶工做好。”

    “就算客户不赶,我也会24小时赶工在几天内做好,原因很简单,这样我可随时再接单,还有自己不喜欢拖,而完成工作,就可以回乡(宜力)。”

    ■与朋友合股创业

    王梓再说,包括他在内,公司有6个股东,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同乡兄弟,初创资金10万。

    “入股前,有股东问,以后公司赚钱,我作为大股东如何保证小股东的权益。”

    “我回答,我若要干掉你,你肯定死,也说明公司甚至可能3个月就收盘。”

    王梓再告诉股东,纵然外面很多生意有所谓保证,都大多还是收盘,而投资他,就当买他的人格,若不信任就不要入股。

    ■创厂初期 开会都汇报“多久不倒”

    2012年新民独中教育楼动土礼。左2为王梓再。

    王梓再说,创厂初期,他每一次开会都会先汇报,公司还可以“多久不倒”,一开始汇报3个月、6个月、9个月,之后就不再汇报了。

    他说,把最坏的情况说清楚说明白,他就敢敢拼到最尽。

    他其实对这生意有把握的,但其原则是不成事不说,只会说最糟糕的状况。

    ■王梓再:涉公司存亡决定 只能听我

    王梓再说,从创厂初期,他和股东人就有达到一些共识,包括所有涉及可能影响公司倒闭的决定,所有人(股东)必须听他。

    “至于其他只会影响公司‘受伤’的决定,他们可以随时推翻我(的决定)。”

    他举例,在1991年,当时就有计划花34万令吉购买一台机器,股东之间却有反对意见。

    “那时候我说,不买机器,可能公司撑不过一年半,股东说那就到时再看,我回答,我不能慢慢等死,我宁可现在马上就死。”

    “既然该决定涉及公司存亡,所以他们就须遵从我的决定。”

    ■王梓再说明股东多的好处 不必被绑死

    王梓再说,在新加坡工作时,当时的老板,每天一大早就在公司,所有事情一脚踢。

    “当时我跟老板说,如果是像对方那样,虽然开豪车住大屋,但他宁可打工,也不要整天头痛。”

    这也是为何王梓再的生意都是都会找股东合伙人,他认为,有多名股东的好处,是任何一个股东都可以随时离开一段时间,也不影响公司的运作。

    “故此,从一开始我就定了这个股东可随时离开,比较弹性的条件。”

    ■不想被房子束缚 妻子乐随他租屋搬家

    王梓再在1997年才结婚,对此,他认为自己有事业基础,才能照顾好另一半和家庭。

    为了在事业上总能“全力以赴”,王梓再事业上了轨道后,也没有马上买房子自住,在双溪大年打拼事业很多年,都一直在租屋,除了以投资赚钱为目的产业是例外。

    王梓再在婚后有了3个孩子,2003年才与家人住进自己买的房产。

    他说,很多人认为搬家很麻烦,但对他来说,不过就是打包行李一样容易的事,而他在双溪大年就搬了十多个地方。

    王梓再(右)积极参与和协助推动新民独中的发展。左为庄俊隆。

    ■参与前囚犯重塑计划 按最低薪金发薪

    值得一提的是,Lypometal(利宝)是国内少数参与“前囚犯重置计划”(PPSP)的私人企业,更是极少数依据最低薪金制度,给囚犯发薪的公司。

    其实,根据法令,参与该计划的公司,并不一定需要依据最低薪金发薪,而是任何数额都可以。

    他说,这个计划其实是其弟弟接触监狱局后,穿针引线下参与。

    新民独中教师节联欢宴会。右2为王梓再。

    至于决定让参与计划的囚犯,跟著最低薪金制度发薪的决定,是他所提议,股东人没有异议。

    “很少有公司,包括上市公司这样做。”

    “我们最高可以同时接收240名囚犯工作,一开始有很多职员会担心,但后来证明其实并非那么高危。”

    “囚犯和普通员工的工作间都是有区分的,也有狱卒监督,参与囚犯也经过筛选。”

    他说,当时决定参与这个项目,是希望让囚犯知道他们未来出狱后,人生是还有选择的。

    ■Lypometal从一间小厂 发展至5间工厂

    利宝集团公司外观。

    王梓再与股东创立的公司Lypometal(利宝),1989年只是3200平方尺的小型工厂。

    2005年,利宝成立Grille Tech有限公司、2009年成立Pecker 科技有限公司,2011年创立Rider Tech有限公司,2013年成立Hydra、2019年则在莪仑购买地段,投入户外家具生产。

    如今,利宝公司已发展为已有5间工厂的公司,员工人数超过千人。

    ■社团工作 该做就要去做

    王梓再(前排左5)也是吉中王氏太原堂的署理主席。

    王梓再曾经出任吉中中华工商会会长,目前也是双溪大年新民独中署理董事长。

    对于这些社团工作,他认为,该做的就去做。

    他笑称,当时出任会长,其实也觉得工商会跟关他的工厂有何关系。

    “有时候,确实可以推掉,但也觉得做得到而没去做,心里就会过意不去,因此时机到了,需要做就做,完成任务了就拜拜。”

    他说,对于双溪大年新民独中也一样,他认为自己可以承担,于是就扛了下来,担任署理董事长。

    ■王梓再:全力以赴 没有亏欠 才会真的“自在”

    王梓再为新民独中运动会主持开幕。

    对于王梓再,他对自己的人生,追求的是自在的感觉,但每个人对“自在”也有不同的诠释。

    王梓再说,他的“自在”就是必须全力以赴付出,付出以后,没有亏欠和留下遗憾。

    他认为,家庭是他多年以来,在任何事都可以全力以赴的最大动力。

    缔造品牌